<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

          嫁沒嫁對人,生個孩子就知道!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2-03-29 13:01:37

          (圖源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她只是個替身

          夜色深濃,秋天的夜,薄涼的月色,讓人發寒。

          凱悅大酒店是A市最豪華的六星級酒店,今晚,在這間酒店里被包了場,包場的主人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梟雄,在全球都能呼風喚雨的冷少,冷慕宸。

          冷慕宸一身黑色的西裝,坐在一間豪華包廂內,修長白凈的指間夾著一根煙,裊裊的煙霧升起,迷蒙了他的視線。

          “冷哥,今天兄弟們可都喝得盡興了,可這時候也不早了?!彼磉叺囊幻腥?,皮膚黝黑,濃眉大眼的,嗓門也不校

          “冷哥,聽說秦家小姐是出了名的交際花,這男人可數都數不清,你不怕吃虧???”另一名男人也開了口。

          聽口氣,這兩人對這門婚事都不贊成,只不過,男主角自己都沒意見,這些底下人也只是說說而已。

          有些話,也只敢在酒后才敢說。

          “秦長春欠了我這么多錢,也不是送上他的寶貝女兒就能解決的?!崩淠藉防淅涞卣f道。

          “大哥,你的意思是,秦長春是在有意拖延時間,那秦家的女兒也太值錢了點吧?”這次開口的是冷慕宸的左右手之一,凌以杰。

          冷慕宸依舊一臉冷然地抽著煙,“你們好好看著秦長春,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那冷哥,今天晚上,你是不是也要讓嫂子生不如死???還是……?”男人一臉的奸笑,以前對于秦家的掌上明珠也只是聽說而已,沒有多少人見過。

          “冷哥,聽說她長得妖嬈嬌媚,身材更是火辣,而且她的身邊有過很多的男人,應該很不簡單吧?!?/p>

          圍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們,一人一句,來來往往,話題全部都是圍繞著今晚這場婚宴的女主角,而且還是沒有露面的新娘子。

          而站在冷慕宸右邊的一名嬌媚女人的臉色卻不太好,對于他們話題的那個女人,她明顯是很厭惡的模樣。

          “你們說夠了沒有!”終于忍不住,她還是開口低吼道。

          “我們的安娜小姐生氣了?!泵餮廴硕伎吹贸鰜?,追隨著冷慕宸出生入死的安娜小姐對他是有著特殊的感情的。

          當然,兩人的關系自然也不一般,除了親密關系外,她始終沒能成為正式的冷太太,而卻被一個中秦雅琳的女人搶了先,那個女人根本就配不上冷慕宸。

          “生氣了?”冷慕宸滅了煙,微微抬眸,眉眼間沒有任何的笑意,唇角卻是淡淡地勾起。

          “冷哥?!卑材戎皇菃局?,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就算她和他有過再親密的關系,那她也謹守著自己的本分,從不逾越。

          “冷哥,要不要把新嫂子帶出來,給兄弟們過過眼癮???”一個男人開口提議著,接下來,便是一陣附和聲。

          冷慕宸優雅地端起了酒杯,一口飲盡了杯中的烈酒,幾不可見地點了點頭。

          另一間豪華的總統套房內,一臉精致妝容,一身奢華的專門從法國巴黎定制的婚紗,今天是她的婚禮,竟然會是她的婚禮,沒有親人參加,她只不過在一張紙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便賠上了她的一輩子。

          縱使她的心中有萬千個不愿意,可為了那份養育之恩,她成了她名義上姐姐的替身,嫁給了冷慕宸,一個人人口中的惡魔。

          整個人瑟瑟發抖地蹲在墻角,她才二十二歲而已,本來,她的人生應該才剛剛開始,而那個男人,整整大了她六歲,即使在燈光如燦,奢華地讓她不愿意多看一眼的房間內,還是害怕。

          內心十分的恐懼,只是,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一天沒有進食的她,現在頭暈得厲害,房間里除了茶幾上擺放著的酒瓶和酒杯,沒有其他的食物,她是個滴酒不沾的女孩子,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

          而她知道,在她答應做替身的那一刻起,一切都遠離了她,未來的路,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正當她餓得眼冒金星,原本擦著盈潤唇彩的粉唇也變得干澀,她咬了咬下唇,讓自己清醒著意識,等待著那個可怕的男人。

          砰的一聲,房門被重重的打開來,進來的不是今天的男主角,而是兩名粗獷的男人。

          “嫂子,冷哥有請?!闭Z氣里也帶著不客氣,嫂子兩個字也沒有任何的尊敬。

          “你們要帶我去哪里?”秦雅瀅又往角落里縮了縮身子,像只驚恐的小兔子。

          可話音才落下,那兩名男人就毫不溫柔的將她一把拉起,架著想要掙扎著離開的新娘子。

          秦雅瀅的一切掙扎和抵抗都成了徒勞。

          “??!”秦雅瀅還沒看清楚情況就被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即使地上鋪著地毯,她依舊被撞的生疼。

          “秦雅琳,抬頭!”冷慕宸的聲音不高不低,卻帶著強大的震懾力。

          是??!秦雅琳,她現在是秦雅琳,不是秦雅瀅。

          但是她卻不敢抬頭,也許會被認出來,她是假冒的,那她就會沒命吧!



          他恨她的虛偽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裝純情嗎?”冷慕宸依舊坐在沙發上,一臉悠然自得的模樣。

          “冷哥的話你也敢不聽?”一道粗蠻的聲音在她的耳邊想起,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抬起,整個房間里的人看清了她,她也看到了坐在最中間位置的男人。

          是他!她的丈夫竟然是他!

          “冷哥,沒想到這娘們長的還很標致,難怪這么多男人能看上她?!?/p>

          秦家的小姐長的確實漂亮,精致小巧的五官,細細的秀眉下是一雙如黑珍珠般的明眸,卻帶著一抹驚惶。

          這般姣好的身材確實讓她有資本混在男人堆里,只要是個男人,她的隨便一個眼神便能把人勾了去。

          “你在害怕?”冷慕宸從沙發上起身,站在她的面前,居高臨下俯視著她。

          害怕?她確實很害怕。

          “說話!別告訴我,你是個啞巴!”他怒了,對她吼著。

          “我,我……”她我了兩聲,也沒有我出什么來,因為她確實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尤其是對著像冷慕宸這樣的男人。

          “聽說秦小姐向來是閱男人無數,怎么今天裝害怕了?”冷慕宸最恨愛裝的女人,虛偽的女人!尤其是眼前這個女人!如果不是對于秦家小姐有所耳聞,他或許真的會被眼前的她給騙了。

          “冷哥,這樣的女人,要給點顏色瞧瞧,才會學乖,她才不敢給你戴綠帽子?!币幻腥碎_口說道,一臉的鄙夷。

          “我沒有!我不會!”秦雅瀅終于開口了。

          “最好是這樣!不然的話,秦家一個人也別想活了!”冷慕宸冷著聲警告道。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別掃了冷哥的興致?!彪m然是沒有什么儀式的婚禮,她只不過是簽了個字而已,卻賣掉了自己的一生。

          在接收到冷慕宸的眼神時,所有人都退出了房間。原本熱鬧無比的房間瞬間空寂的只剩下他們兩個人,除了還未散去的煙味和酒味。

          “起來!”冷慕宸繼續在沙發上坐著,長腿地優雅地交疊著。

          秦雅瀅不顧身上的疼,好不容易才站穩身子,身上的婚紗有些累贅,拖尾有點長,雙手緊緊地扯著裙子,露出了腳上的白色高跟鞋。

          “到這兒坐著?!崩淠藉防溲劭粗?,一向開放的她晚上怎么做作起來了?

          她才剛坐下,便有一根煙遞了過來,送到了她的嘴邊,“我不會抽煙?!彼⌒÷暤卣f著。

          不會?別人口中的秦家小姐可不是這樣的好女人。

          不到三秒鐘,一杯烈酒遞到了她的面前,“喝了!”

          “我不會喝酒?!鼻匮艦]繼續拒絕,她怕這杯烈酒下去,她會直接暈過去。

          不會?冷慕宸這一次可不會讓她以這種姿態就過去了,大手扣住了她的臉頰,將酒杯里的烈酒往她的嘴里灌去。

          “咳咳……”秦雅瀅不停地咳嗽著,這酒辛辣地讓她的眼淚水都咳了出來。

          “秦雅琳,你真是讓我看到了一個大笑話?!崩淠藉反笮Τ雎?,可那樣的笑反而讓秦雅瀅覺得害怕。

          “從今天起,你可是冷太太了,這樣的頭銜可不是一般人想擁有就能擁有的?!崩淠藉返囊馑际亲屗灰恢么?。

          我,不是自愿的。她在心底里說道。

          冷太太?她一點也不稀罕,她只想安心地上學,她只想等著她心愛的易峰哥哥回來,可一切的夢,都已經碎了。

          “怎么?你還不樂意?”冷慕宸看到了她眼中的不樂意,“也是,堂堂的秦家大小姐,想要什么樣的男人沒有???嗯?”

          秦雅瀅抿著唇不說話,其實,不是她不想說話,只是,胃里陣陣的反酸上來,她捂著嘴,看到桌上杯子上的一杯水,是想壓壓胃里的難受勁兒。

          她端著杯子,大口大口地喝,還沒咽下去,直接噗的一聲全噴了出來,那根本就不是水,而是白酒。

          “原來,你喜歡喝白的?!崩淠藉房粗菢?,怎么看都是不會喝酒的人?不太像是裝的,要不就是裝得太像。

          “不,不是,我……”話還未說完,直接扶著沙發全吐了,沒吃東西也就算了,這下子連酸水都給吐出來了。

          冷慕宸單手扣著她的肩,一把將她拎起,直接將她甩到了包廂內的大床上。

          這才剛吐得七葷八素的秦雅瀅被這么一扔,頭撞到了床頭柜上,額角馬上紅腫了一塊,頭就更暈了,而且還痛得她的眉鎖得更緊。

          而冷慕宸根本就是冷眼旁觀,沒有一點點的憐香惜玉,凌厲的眸光緊緊地盯著眼前的女人。

          一切,現在正要開始。



          她沒有選擇的權利

          秦雅瀅看著冷慕宸站在床邊,她下意識地拉過了被子,緊緊地裹在自己的身上。

          “秦家小姐,你都已經簽下了婚書了,你這是準備為哪個男人守身如玉?”他的語氣帶著嘲諷。

          她是想守身如玉?可能由著她嗎?眼前這個男人,她害怕。

          “是哪個男人?嗯?”冷慕宸冷笑,長臂撐著床,向她靠近,“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冷某人的妻子,怎么?不想履行妻子的義務?”冷眸盯著面前縮在一旁的新婚妻子。

          “我不!”憋了許久,她才憋出這兩個字,明知是徒勞,明知做的是無用功,她還是第一次提出了拒絕,她對他的話有了反抗。

          “你不過是我花錢買來的女人而已,你覺得還有選擇的權利嗎?”冷慕宸冷冷地看著她,這個女人還真的是無知。

          只不過,這個女人竟然在發抖?她竟然會害怕?她越是這樣,那他就越不能輕易放過她。

          下一秒,他的手往她的腕間一扣,她的整個人跌進了他的懷里,一雙鐵臂橫過了她的身子,將她帶進了自己的懷里。

          “放開我!”秦雅瀅用力掙扎著,哪怕這也是徒勞,她也不愿意輕易屈服。

          冷慕宸輕挑濃眉,“放開?今天可是我們結婚的日子,你是認為我不行,還是別的?”

          “你,你……冷先生,你能放過我嗎?”秦雅瀅覺得自己突然在他的面前,一陣羞辱感蔓延上她的心頭。

          “秦雅琳,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你現在是在跟我裝矜持?未免有點虛偽了吧?”冷慕宸以為,以秦家大小姐的身份,她為了錢,是會不擇手段的,更何況,只要有錢,她是不會拒絕他的。

          可是,面前的這個女人,給了他太多的意外。

          “痛……”秦雅瀅連一點點退路也沒有,現在的她除了痛,還是痛。

          冷慕宸這個男人就是想盡一切辦法想要折磨她。

          早在她嫁進來之前,她應該想到的,不是嗎?她躲不掉的。

          冷慕宸站在床邊,看著那抹如罌粟般妖冶的紅色,“補上這層膜,花了多少錢?”

          秦雅瀅只覺得全身無力,不管她說什么,他都不會相信的,可是她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讓冷慕宸安心,認定她就是秦雅琳嗎?

          她怎么否認?她更不可能承認自己的身份。

          所以,她就選擇沉默,什么話也不說,才是最好的。

          “滾!滾出這個房間!”冷慕宸說完話就走進了浴室,他是特意準備了兩個房間,這個女人,沒有資格留在這個房間里,他只不過是想羞辱她而已。

          秦雅瀅拉過了薄毯,披在自己的身上,整個人拖著無力的身子回到了原來她的房間。

          一整個晚上,她沒有合上眼,就蹲坐在地上,睜大著雙眼看著窗外,以后的每一天,她都要面對這樣的生活嗎?

          被一個根本沒有愛的男人羞辱,她已經失去了女人最珍貴的東西,那她就更沒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突然,房門砰得一聲被推開來,冷慕宸出現在了房間里,手里拿著一個藥瓶,往她的身上一扔,“把藥吃了?!?/p>

          他不允許的情況下,他是不會讓她懷上孩子的,更何況還是秦家這個女人。

          秦雅瀅雖然是初經人事,但她懂這個藥是什么!

          他這么做也對,是有這個必要,她還要上學,還要繼續她的生活。

          冷慕宸蹲在她的面前,看著她胳膊上的淤痕,那是昨晚他留下的。

          “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你休想懷上孩子,為了秦家還能安穩幾天,你最好聽我的!”他打開藥瓶,倒出一個白色的藥片,直接扔進了她的嘴里,沒有一點點開水,直接干咽下去。

          秦雅瀅差點沒有被這藥丸給噎著,猛咳了幾聲才費勁地吞下。

          “收拾一下,跟我去個地方?!崩淠藉吠嘲l上一坐,掏出一根煙優雅地抽著。

          秦雅瀅費勁地站起身,“那個,我沒有衣服?!?/p>

          她不像秦雅琳,有著穿不完的名牌衣服,她只有幾套簡單的衣服全在學校里,現在,她要拿什么換,她也不可能這樣出去吧!

          “冷太太,嫁給了我,你想要什么樣的衣服沒有?”果然是秦雅琳,這才剛結婚第二天,她就開口了。

          這樣的秦雅琳才是最真實的她吧!

          他打了一通電話,不上十分鐘,便有一大堆的名牌衣服送了上來,扔在了她的房間。

          秦雅瀅看著眼前各色衣裙,上好柔軟的面料,讓她有些愛不釋手,但她絕不會是個貪心的人。

          最后她只是挑了一件白色的偏保守的衣裙,走進了浴室,而坐在沙發的冷慕宸微微地皺了皺眉,這個女人有時候的舉止,讓他看不透。



          她的委屈求全

          秦雅瀅換好衣服一走出浴室,就看到冷慕宸只是冷冷地掃了她一眼,一句話也沒說,就起身往外走,她也乖乖地跟上。

          一路上,銀色賓利車子里,氣氛僵凝到了極點,讓秦雅瀅只能看著窗外,整個人往車角落里縮。

          有他在的地方,她總覺得有一股冷意讓她全身發寒,忍不住打顫。

          車子在一個小時之后,停在了A市最豪華的別墅區,這里的別墅環境優雅,格局精致,能在這里擁有上千坪的別墅,也只有冷慕宸了。

          車子駛進了車庫,才剛停穩,便有冷冷的聲音傳來,“下車!”

          秦雅瀅以前住的秦家,雖然也是豪華別墅區,但和這里是不能比的,她怯怯地跟在了冷慕宸的身后,亦步亦趨。

          “先生,您回來了?!惫芗腋2松蟻?,看了一眼跟在冷慕宸身后的漂亮女人,卻沒有開口。

          冷慕宸走到了客廳坐下,何嫂就送上了咖啡,“先生,您的咖啡?!边@都是冷慕宸一直以來的習慣,傭人們都很主動也很自覺。

          冷慕宸端著精致名貴的咖啡杯,咖啡濃香四溢,是他最愛的,牙買加頂級咖啡豆。

          而秦雅瀅卻只是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總覺得自己和這里格格不入,可她逃不掉,不是嗎?

          突然,砰的一聲,咖啡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先生!”何嫂馬上上前去收拾,卻被他揮手阻止。

          “你,過來,把這里收拾一下!”冷慕宸指了指秦雅瀅。

          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的秦雅瀅愣了愣。

          “秦家大小姐,冷太太,怎么?你不樂意嗎?”冷慕宸出言嘲諷道。

          就算是不樂意!她也不得不干,更何況,她以前在秦家這些事情也不是沒有做過的。

          對她來說,那是駕輕就熟。

          秦雅瀅彎身,將碎瓷片一片一片地撿起,扔進了垃圾桶里,又拿過了何嫂手中的抹布,將光潔的地板擦干凈,而眼底,他腳上锃亮的皮鞋上也被濺上了咖啡漬,抽過了茶幾上的紙巾,很仔細地擦著。

          她最怕的就是他一個不高興,踹上她一腳,她小心小心再小心。

          可一個男人想要專門挑一個女人的刺,尤其是他不屑一顧的女人,他絕不會手下留情。

          冷慕宸看著她,秦雅琳還會這么委屈求全?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倏地將腳收了回來,秦雅瀅抬頭看著他,他不滿意嗎?

          一只大手扣住了她的下巴,“從今天起,在這里老老實實地呆著,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出這里一步,還有,這里的一切,要好好打理,聽到了嗎?”他的話說得很清楚了。

          她也聽懂了,她不是當冷太太享福的,她是來這里當傭人的。

          “我會的?!鼻匮艦]點頭。

          “知道就好!”他起身,邁步。

          “等,等一下!”秦雅瀅見他好像要離開了,她急急地開口叫住他。

          冷慕宸停下了腳步,“不明白的事就問福伯,或者何嫂?!彼幌敫鄰U話。

          “不,不是的!”秦雅瀅拉住了他的手,“你讓我做多少事,我都愿意,但是,我想上學?!?/p>

          上學?冷慕宸就像聽到了多大的笑話一樣,“你要上學?我聽錯了吧?”

          “堂堂的秦家小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還用得著上學嗎?而且,在我印象當中,秦家小姐可不是什么好學生?”冷慕宸冷冽一笑。

          秦雅瀅不知道怎么開口,對于秦雅琳來說,什么都不需要,可她不同,她要自力更生,她有她的夢想。

          “別再來煩我!”冷慕宸直接一腳踢開她,轉身就朝二樓走去。

          “冷,冷先生?!鼻匮艦]不能就這樣放棄!她想上前,卻被何嫂攔住,“你不能上去!”這二樓沒有經過允許,是不能上去的!

          “不行!”秦雅瀅可以做所有的事,但是,她不能不去學校!她花了多少的努力和心血才考上的大學,她打了一整個暑期的工,才賺來的學費,怎么可以說放棄就能放棄的?

          冷慕宸一轉身,就看到了直直闖進了房間的秦雅瀅,“誰允許你上樓的!”

          秦雅瀅這也才覺得自己魯莽了,她不應該上去的,那是屬于他的地方。

          “出去!”冷慕宸見秦雅瀅還站在房門口,對她怒吼道。

          “冷,冷先生?!鼻匮艦]轉過身,卻只盯著地面,眼前的男人,她不敢直視,下一秒,她下意識地想要離開這個房間。



          向他保證

          冷慕宸斂眸,邁著步子走到她面前,“你膽子不是挺大的嗎?怎么,你現在害怕了?”

          “我,我有事想求您?!鼻匮艦]低著頭,小聲地說道。

          “要想說上學的事,就免了?!崩淠藉窂膩聿粫X得秦雅琳會去上學,她只不過是借機出門鬼混而已。

          秦雅瀅就愣在了原地,她不能再去上學了嗎?她還有兩年才能畢業,現在就要放棄嗎?

          冷慕宸見秦雅瀅不說話,他轉身就走進浴室,一直等到他出來,就看到秦雅瀅還愣在門口,跟他犟嗎?

          秦雅瀅抿了抿唇,轉身要往樓下走去。

          “等等!”冷慕宸開口叫住了她。

          秦雅瀅轉過頭,看著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根煙抽著,讓她有種錯覺,他剛才根本沒有開口說過話的錯覺。

          直到他一根煙燃盡,兩人都沒有開口,秦雅瀅看著他,有些害怕,有些恐懼,昨天晚上的事就像惡夢一般,她,準備逃開。

          “你就這點耐性嗎?”冷慕宸在她一轉身后,才緩緩地開口,他的出聲讓她頓住了腳步。

          秦雅瀅走向他,“你是答應了嗎?”

          冷慕宸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抬高她的下巴,讓她和他四目相對,“外面到底有多少個男人在等著你?讓你就這么迫不及待地想出去?嗯?”聲音冷冷的,一字一句都帶著質問。

          “不是的!我真的是去學校,真的!”秦雅瀅的解釋和保證即使再無力,她也要試一試。

          秦雅琳的作風,她也是知道的,她替秦雅琳嫁給眼前這個男人,是為了保住秦家,是為了保住她的養父秦長春。

          為了報恩,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報恩,可她不能沒有自我。

          “你知道我最討厭被騙了?!崩淠藉氛f出他的前提條件。

          秦雅瀅木然地點了點頭,她不會騙他。

          “如果我知道你騙我,你該知道你要付出什么代價!”冷慕宸倒是要看看,秦雅琳到底是想要做出些什么事情來?怎么樣給他看一出又一出好戲的?

          “嗯,我只去學校,我哪里也不去!”她對他保證著,只是,她不能再去打工了,她以后的學費會成問題的。

          冷慕宸看著她,“先下樓吧!”他不喜歡二樓被她那么臟的女人站著。

          秦雅瀅點了點頭,“謝謝您,冷先生?!彼枘x,她也從來不會逾越半分。

          在秦家和在冷家,沒什么差別?遺棄她的父母,注定了她一輩子孤獨,一輩子只靠著自己而實現自己的夢想。

          冷慕宸沒有說話,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房門口。

          秦雅瀅被安排住進了一樓的一間小房間,不是很大,只有一張床,一張書桌,但是朝南的,光線很好,大大的窗戶讓她很喜歡,比起秦家,這里要好得多了,她除了失去了她的自由。

          “秦小姐,先生交代了,以后沒有他的吩咐,你就呆在房間里,有什么事可以來找我?!焙紊λf道。

          “何嫂,謝謝你?!鼻匮艦]站在房間里,愣著神,她的東西都還在秦家,有些東西在學校,她該去買些東西的。

          可,她出不去。

          沒一會兒,何嫂拿進了一些生活用品,秦雅瀅看著眼前的東西,這才讓自己安心,她要在這別墅里住下了嗎?

          秦雅瀅主動去廚房要求幫忙,倒讓何嫂有些另眼相看了,原本聽說,先生要娶一位嬌縱蠻橫的千金大小姐,可眼前這位,除了有千金大小姐的優雅氣質外,她還沒看出來一點點的嬌縱蠻橫,也沒有無理取鬧。

          何嫂見秦雅瀅熟練地洗菜切菜,“秦小姐,您還會做菜?”

          “嗯,不過,我只會做幾樣簡單家常菜?!鼻匮艦]在秦家,什么都要做,她自己跟著傭人稍微學過一點。

          “那先生的午餐,你來準備?”何嫂轉頭看著她,雖然剛開始看到她,以為不過是個千金大小姐,什么都不會,只會耍脾氣,可她看得出來秦雅瀅并不是那樣的人。

          秦雅瀅洗菜的手一頓,“冷先生他,會不會生氣?”她是怕他,她也不要因為自己的一頓午餐,好不容易讓他答應自己去學校。

          “不會的,先生他平時話不會太多,看著有點兇的,其實,也是很好相處的,而且,先生他不會太挑食?!焙紊┰谶@別墅里呆了也很多年了,先生的脾性也很了解。

          他,不會太兇嗎?可她看他一眼,都覺得會全身發抖。而她也從來沒覺得那個男人好相處。

          他,很冷,一個目光就直接讓她有點墜入冰天雪地一般。

          但是,只要他不刻意為難,她會謹守著自己的本分,安安心心地呆在這里,他就什么便是什么。因為她是他花錢買來的妻子。



          給她表現的機會

          冷慕宸坐在餐桌前,看著面前的菜色,跟平常何嫂做的不一樣,他是個敏銳的人,他看得出來。

          見冷慕宸遲遲不動筷,“先生,這是秦小姐下廚做的?!?/p>

          “你做的?”冷慕宸挑眸看著她,“你還會下廚?”

          “我,會一點?!鼻匮艦]老實地回答,他的不屑,她看得出來,也聽得出來,不過,她好像有些不知好歹了。

          冷慕宸抬頭看了她一眼,開始筷子,一口一口地吃著,很仔細地品嘗著,而秦雅瀅站在一旁,有些局促不安,怕他會不滿意,會直接把餐桌都給掀了。

          冷慕宸放下了筷子,“你敢親自下廚,那又有什么好怕的?既然你會做菜,那以后,每頓的飯菜你來準備,但是,每一頓,都要不一樣的?!?/p>

          他就是故意的,她既然想要親自動手,那他就給她機會。

          秦雅瀅沒有看到他發怒,反倒是松了一口氣,不過,他也是給她出了一道難題。

          早上,秦雅瀅就被冷慕宸安排的車子送到了學校。

          “李叔,你就讓我在這里下車吧!”秦雅瀅在離學校的一條街口讓司機停車。

          “秦小姐,冷先生吩咐過,必須送你到校門口?!彼緳C李叔繼續朝著學校開去。

          秦雅瀅也知道是她說什么好像沒有用,他對她不放心是正常的,只是,這樣的她顯得太高調了。

          雖然她才剛入學沒多久,認識的人也不多,但是,她真的很不喜歡以后要面對這樣的生活。

          “謝謝李叔?!鼻匮艦]道了謝之后就離開了。

          司機李叔在看到她進了學校之后,就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冷先生,秦小姐進學校了?!?/p>

          “給我盯著,好好盯著?!崩淠藉氛驹谂P房的落地窗前,眸光泛著冷。

          他是沒想到秦雅琳竟然還不少主意?去學校?

          凌以杰出現在了冷家別墅,“冷哥?!?/p>

          “你來了,坐?!崩淠藉泛退诳蛷d的沙發上坐著。

          “大哥,那個女人呢?”凌以杰看了一下別墅。

          “你來看她的?”冷慕宸瞥了一眼凌以杰,他很少到他別墅來的,沒想到問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她。

          凌以杰搖頭,“當然不是?!彼麑δ菢拥呐瞬桓信d趣,看上去長得也很清純的,骨子里卻是個不檢點的女人。

          “找我有什么事吧?”冷慕宸點燃一根煙。

          “秦長春去了外地?!绷枰越苤詥柷匮艦]在不在,是因為這個。

          “他是想跑路?!崩淠藉吩缇筒碌搅?,把自己的女兒送到了她的身邊,然后自己準備逃跑,他一點也不意外。

          “那么,大哥,你說那個女人會不會逃跑???”凌以杰最怕的就是這樣,秦長春這只老狐貍,欠了這么多錢,就想著各種辦法脫身。

          冷慕宸抽一口煙,淡淡一笑,“她能跑得了嗎?秦長春不管跑到哪里,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p>

          他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不會任由秦雅琳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大哥,你就這么有把握?那個女人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绷枰越芫团吕淠藉窌贿@個女人的美貌所迷惑,會出了差錯。

          “嗯,不簡單?!睍懞萌?,能屈能伸,讓他很意外。

          “走吧!今天跟我去各分公司看一下?!崩淠藉返睦涫霞瘓F旗下包攏了房產業和酒店業,還有各大娛樂場所,也包攬了很多各種跨行業的公司,更有跨全球的信貸公司。

          “大哥,你還真有閑心?!绷枰越芸粗@樣瀟灑自如的模樣,他替他這個大哥擔心。

          秦雅瀅去了宿舍,將自己的行李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本來她的東西就不多,只有一只小行李袋,“雅瀅,你不住學校了嗎?”

          “嗯?!鼻匮艦]跟她們的關系不算很熟,也只是偶爾打打招呼而已,更何況,她自從一開學之后,就忙著打工,一有空不是在圖書館就是出去打工。

          “聽說早上你是坐豪華房車來的,是不是真的???”其中一名室友好奇的問道。

          秦雅瀅愣了愣,她不承認也不否認。

          “當然啦,我都親眼看見了?!绷硪幻矣烟嫠卮鹆?,“秦雅瀅,你是不是傍上大款了?你長得這么漂亮,被有錢人看中了吧?”

          室友已經說得很直白了,她傍上大款了,所以不住學校宿舍,所以有名車接送,她是被賣了,她也許一輩子都沒有了自由。

          “真的是這樣嗎?那男人是多大???是不是凸頭的老頭子???”室友依舊很好奇,一般不都是這樣嗎?年輕的高富帥也不能看上她吧?

          而且平時看秦雅瀅也不愛說話,很沉默的一個人,這會兒怎么就勾搭上有錢人了?



          無意惹惱了他

          秦雅瀅一直保持著沉默,她解釋得再多也沒有用,在她們的心中,她就是那樣的人了。

          剛好那天課也不多,秦雅瀅就在圖書館里呆了大半天,直到天色暗下,她覺得眼睛酸澀,才抬頭,整個圖書館里已經沒有幾個人了,她收了書本,揉揉發酸的肩膀,這才想起來,她的回去時間。

          糟糕!秦雅瀅快步地跑出了校門口,看到了熟悉的車子停在那里,“李叔,對不起!我忘記時間了?!?/p>

          李叔看著她,“秦小姐,快上車吧!先生在別墅等您了?!?/p>

          一路上,秦雅瀅都是惴惴不安,她怎么會錯過時間呢?他說每天五點半必須回到別墅。

          別墅的客廳,燈火通明,進口的意大利水晶吊燈散發著光亮,卻是陰寒的冷。

          秦雅瀅一進到客廳,就看到冷慕宸抽著煙,滿屋子的濃烈的煙味,讓她忍不住咳嗽了好幾聲,看了一眼煙灰缸里滿滿的一缸子煙蒂,她抿了抿唇,“冷先生,對不起,我忘記時間了?!?/p>

          冷慕宸揚起了一抹冷笑,“你還真的敢不把我的話放在耳朵里是吧?”

          他早上出門前才交代的,她今天就給他晚了整整兩個小時,她以為一句對不起就能過去的嗎?

          “不是的,我真的忘記時間了?!鼻匮艦]連連點頭,其實,這個時候,她的解釋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因為他不會相信。

          他已經認定了她是故意,不管她怎么說,他都認為她是狡辯吧?

          才兩天的時間,她竟然就了解他了嗎?冷酷無情的男人,她以后要天天面對這樣的他。

          冷慕宸摁滅了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你去見哪個男人了?”

          秦雅瀅保持沉默,不說話,晶亮如黑珍珠一般的雙眸對上他的銳利雙眼。

          “你不會想知道的。我說了你也不會信?!鼻匮艦]即使再柔弱,她也是個倔性子。

          “跟我上樓?!崩淅涞厮ο乱痪湓?,就轉身朝樓上走去。

          秦雅瀅看了一眼何嫂同情的眼神,咬著唇,跟著他的步子上了樓。

          冷慕宸在沙發上坐著,“性子倒很硬,有幾分大小姐脾氣的,可你該知道,只要我稍稍動一根手指頭,秦家就會在這個世界上消失?!?/p>

          “我信,我一直都相信?!比绻皇且驗樗膭萘μ珡?,秦長春也不會用她的身子來交易秦家的安然。

          “你信?我沒有看出來?!崩淠藉芬恢币詾樗墙枞W校的名義,而出去和別的男人鬼混,所以才耽誤了時間。

          秦雅瀅往后退了一步,他的冷眸讓她不覺地后退。

          “明天,還去學校嗎?”冷慕宸想聽到的是否定的答案,可眼前的這個女人卻不能讓他如意。

          “對,會去?!鼻匮艦]其實有點害怕,害怕冷慕宸去學校調查,怕他會查出什么來。

          雖然秦長春將秦雅琳的資料檔案也轉入了她的學校,但是萬事都不是這么完美的,也不是無懈可擊的。

          冷慕宸伸手,撕的一聲,將她身上薄薄的衣衫便被撕碎,白嫩的肌膚呈現在他的面前,“去洗干凈!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出來!”

          秦雅瀅被他關進了浴室,偌大的浴室里,光潔的地磚,她站在淋浴間,是??!她的身子是不干凈,被他糟蹋過了,是怎么也洗不掉的。

          身上幾乎被她搓掉了一層皮,紅紅的,連血管也像是能看到一樣。

          易峰哥哥,你為什么還不回來?我等了你這么多年,你說回來接我的,可你卻不回來!

          也許,等到他回來,她已經沒有這個資格了,就算她的心里能等到他,那她也不是自由之身,一紙婚約書,她賣掉了自己。

          當冷慕宸推開了浴室的門的時候,就看到秦雅瀅縮在淋浴間的角落里,全身泛著異樣的紅,她在發高燒。

          這個女人,是在跟他無聲的抗議,竟然用冷水洗澡,才會發高燒,有種,敢對他用苦肉計。

          “何嫂?!崩淠藉穯緛砹藗蛉?,將她送到了另一間客房。

          “先生,秦小姐發高燒很嚴重,要不要叫醫生???”何嫂有些擔心。

          冷慕宸沒有開口,就這樣站在一旁,見到她的秀眉緊皺著,猶豫了一下。

          “易峰哥哥,易峰哥哥……”秦雅瀅不停地呢喃著,夢里,她看到了她的易峰哥哥,她看到了他來接她了,他說他要帶她離開,帶著她遠走高飛,就他們兩個人在一起。

          她在叫著別的男人?那個男人是誰?

          冷慕宸一甩手,不說一句話就離開了房間,不到兩分鐘,就傳來車子駛離別墅的聲音。



          漂亮的臉蛋就是本錢

          秦雅瀅一直發著高燒,何嫂在一旁急了,可是先生沒有吩咐下來,她也不知道怎么辦,最后只得叫來了醫生。

          “她必須要打退燒針,要是再晚一步,就得引發肺炎了?!贬t生一邊替她打退燒針,一邊說著。

          “這個,秦小姐她嚴重嗎?”何嫂就怕她出點事,先生的脾氣也是一時的,萬一秦小姐真出點什么事,她也不好交代,畢竟秦小姐也是先生的妻子。

          “已經算嚴重,她體質底子太弱,更需要好好休息?!贬t生將吊瓶掛上,隨后開了藥,交代著。

          只不過,秦雅瀅一直就沒醒過來,燒退了,可依舊昏迷著。

          冷慕宸回來時,已經快天亮了,一進到大廳,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何嫂?!?/p>

          “先生,您回來了?!焙紊臉巧吓芰讼聛?。

          冷慕宸隨后轉身上了樓,看到依舊昏迷著的秦雅瀅,“把她送到樓下去!把我的房間收拾一下!”他很討厭別人碰過他的東西。

          秦雅瀅被何嫂和福伯一起送回了一樓,等到她醒來時,已經快中午了,她看了一眼還算熟悉的房間,她慢慢地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她什么時候回的房間?為什么頭會這么痛?整個身子覺得很無力,沉沉的。

          何嫂推門進來,“秦小姐,您醒了,我去幫你弄點粥?!睕]一會兒,她就端了一碗粥進來。

          “謝謝何嫂,昨天晚上,麻煩你了?!鼻匮艦]需要體力,她還要去學校,她不要跟自己的身體過意不去。

          “有什么麻煩的,以后啊,自己的身子注意著點,怎么能用這么冷的水洗澡呢?”何嫂那會兒被她那又冷又發燙的身子嚇到了。

          秦雅瀅無奈地笑笑,“我知道了?!?/p>

          她還是撐著孱弱的身子去學校,依舊是司機老李送她去的。

          偌大的教室里,她本來都喜歡坐在靠前的位置,可今天,她卻選了最后面的位置坐著,她怕她一直咳嗽,會影響其他同學。

          可她卻聽到了離她不遠處幾位同學的竊竊私語。

          “我早上看到秦雅瀅又是坐豪華房車來的,聽說她傍上了一個有錢的老頭子?!?/p>

          “是嗎?她怎么這么賤???看她長得這么漂亮,就喜歡和別人勾勾搭搭?!?/p>

          “長得再漂亮有什么用???沒錢,那漂亮的臉蛋就是本錢??!”

          原來,在她們的眼中,她一直是這樣的人。

          車子才接送了一天,今天才是第二天,就已經鬧得這么多同學用異樣的眼光看她了,以后,她面對的流言蜚語一定不會少。

          午休時間,秦雅瀅身體不舒服也沒什么胃口,就回了宿舍休息,其中一名室友王欣看到她臉色不好地躺著休息,“秦雅瀅,你還好吧?”

          “我沒事,我就是有點不舒服,躺一下就好?!鼻匮艦]有些虛弱地笑笑。

          王欣倒了一杯水,“多喝點水吧!”

          “謝謝?!鼻匮艦]知道,整個宿舍里,也只有王欣對她和顏悅色的。

          “王欣,人家是晚上伺候男人累著了,能有什么事???”另一名室友吳玲玲鄙夷地說道,她最討厭自以為長得漂亮,覺得自己有點姿色就了不起,就像秦雅瀅這樣的。

          “吳玲玲,你怎么能這么說話?秦雅瀅她病了?!蓖跣揽戳怂谎?,替秦雅瀅說話。

          “當然啦,像她這樣不知檢點的,被染上了什么病誰知道??!我說你也最好離她遠一點?!眳橇崃崂浜吡艘宦?,隨后走出了宿舍。

          王欣看到秦雅瀅的臉色又慘白了幾分,她上前安慰她,“秦雅瀅,我相信你不是那樣的人?!?/p>

          “謝謝你相信我?!鼻匮艦]也早就知道,她的性格內向孤僻,在學校里也沒有什么特別要好的朋友,而王欣是唯一一個愿意跟她說話的。

          冷慕宸下樓時已經是中午了,“何嫂,她呢?”

          “秦小姐去學校了?!焙紊├蠈嵉卣f道,先生這是關心秦小姐的吧?

          “知道了?!崩淠藉肪屠淅涞匾痪湓?,她都有力氣去學校了,不!她應該是去見那個叫易峰的男人了吧?

          “先生,秦小姐她早上出門太匆忙,藥忘了帶,要不要我送過去?”何嫂小心地問道,怕先生會不高興,可是藥要是不吃,這病情就會反復。

          冷慕宸擺了擺手,“不用了?!彼心腥岁P愛,還用得著吃藥嗎?

          這個女人竟然敢一再地挑戰他的底線,看來,他是對她太好了。

          “可是,先生,秦小姐她……”何嫂還想再說什么,在看到冷慕宸那冷冷的眼神時,就閉了嘴。



          只有她才有資格生氣

          秦雅瀅拖著沉重的身子回了別墅,她和何嫂打了個招呼,就回了房間休息。

          冷慕宸坐在娛樂城里的豪華包間,安娜坐在他的身邊,姿勢很親密。

          “冷哥,你已經有幾天沒過來了?!边@間萬豪娛樂城是隸屬于冷慕宸的黑帝集團,但是由安娜全權管理的。

          “嗯,公司里有事要處理?!崩淠藉返亟忉屩?。

          “那你要少喝點這么烈的酒,我幫你換濃度低點的吧?”安娜很體貼地接過了他的酒杯。

          冷慕宸摟著她,“心疼我?”

          “是,你胃本來就不好?!卑材忍嫠麚Q了一杯酒,“你總是這么不懂得照顧自己?!?/p>

          “安娜姐,不是還有你照顧大哥嗎?”凌以杰坐在一旁說道,一行人還是照常在這里聚會。

          “就是??!老大有這么漂亮的安娜姐陪著,還有什么好擔心的?!焙螘x喝著酒,大笑著說道。

          安娜臉帶嬌羞靠在冷慕宸的懷里,其實,她懂,就算冷慕宸娶了秦家的那個女人,但是他們之間是沒有變的。

          莫子誠倒了一杯酒,“老大,秦家小姐把你伺候得怎么樣?跟安娜姐沒法比吧?”

          “那也不一定,沒看見那個秦家小姐平時天天晚上泡吧,那天晚上還裝純呢!很讓人刮目相看??!”何晉曾經在夜店見過秦雅琳,那濃妝艷抹,穿著遮不了多少肉緊身衣,跳著艷舞,還公然和男人不分場合地親熱。

          可那天晚上的秦雅琳倒是讓他很意外,簡直就變了個人似的。

          冷慕宸抽著煙,喝著酒,他不管秦雅琳是個什么樣的女人,他只會羞辱她,秦長春送她上門,不就是這個目的嗎?

          “你還見到過了?那她當時有沒有和你……???”莫子誠玩笑地說道,笑意中帶著一種玩味。

          “你別胡說了,你這么說,老大不得要了我的命??!這玩笑可開不得,再說了,那樣的女人我也不敢碰??!”何晉的話讓所有人都愣了神。

          安娜也看向了冷慕宸,他,碰她了嗎?

          冷慕宸放下了酒杯,“你們看我干什么?我是個正常的男人!”他的意思也很明顯,那個女人,他碰了,而且,她還是個清白的女人,可笑吧?

          秦雅琳這個女人,果然手段多得很。

          安娜聽到他的話,整個人一僵,他還是碰了那個女人,她以為冷慕宸只會讓她受盡各種屈辱,卻不包括占有她的身子。

          “大哥,你讓安娜姐傷心了?!绷枰越苊黠@感覺到安娜的臉色不太好。

          安娜故作無所謂,他的女人又何止她一個?冷慕宸從來不會給承諾,包括她,她是唯一一個長久陪在他身邊的女人,但卻不是他唯一的女人。

          她曾經很奢望會是他一個人的專屬,卻也只是奢望而已。

          冷慕宸走進了房間,看著安娜坐在梳妝臺前,“安娜,生氣了?”

          “沒有,我哪有這個資格?她對你好嗎?”安娜一直很關心這個問題,那個女人應該不會懂得照顧人吧?

          冷慕宸將她攬進懷里,“你是有資格生氣的。也只有你是有這個資格的?!彼?,給她這個權利和資格。

          “真的嗎?”安娜的臉上終于揚起了迷人的笑,依偎進他的懷里。

          “你懷疑我的話?”冷慕宸的聲音依舊保持著平靜。

          他,一貫都是這樣的冷然。

          “不,不會,我永遠都聽你的,只聽你的?!卑材弱谄鹉_尖,主動吻上了他的唇,“晚上留下來,好嗎?”

          冷慕宸沒有點頭,卻加深了唇上的吻,將她摟進了懷里。

          秦雅瀅吃了藥沉沉地睡了一個晚上,才覺得舒服了一點,早上醒來,就看到何嫂在廚房里準備著早餐,“何嫂,要我幫忙嗎?”

          “秦小姐,不用了,你這身體才好點,還是好好休息著吧,我準備了一些營養早餐?!焙紊┰緦τ谒缓玫挠∠?,已經消失,她反倒覺得眼前的她很乖巧,是個好女孩,也許,先生對她有什么誤會。

          秦雅瀅看著何嫂準備了一個人的餐具,“何嫂,他,沒有回來嗎?”還是他,不吃早餐?

          “嗯,先生沒有回來,其實,先生不?;剡@里,你就好好在這里住著吧!”何嫂看得出來,秦雅瀅是害怕先生的,一看到他,她總會不自覺地想躲,想逃。

          秦雅瀅喝著粥,點了點頭,她也沒有再說別的,因為她還要趕著去學校。

          秦雅瀅愉快地收拾了一下書本,就拿著雙肩包往外走,因為走得急,直直地撞上了一堵人墻。



          他有了別的女人

          冷慕宸沒想到正準備走進客廳,就被人重重地撞上,眸光一冷,也不伸手去扶,就看著秦雅瀅向后跌倒在地。

          秦雅瀅一抬頭,就對上了冷慕宸那對冷冷的眸光,她縮了縮身子,“對不起,我……”

          “這么急著出門又想去見哪個男人???”冷慕宸帶著冷嘲,她,果然是沒有一天是可以安安分分的。

          “才不是!”秦雅瀅一說完,又對上了他陰寒的眸子,她起身,不敢再說話,因為她知道她剛剛那是沖動的表現,因為他是不會相信她的話的。

          她無論說什么都是借口,都是狡辯。

          “哦?”冷慕宸的眼神里是明顯的不相信。

          秦雅瀅看了看時間,今天,她估計又要遲到了,站在他的面前,看到了他頸間的一抹吻痕。

          他,不回家原來是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她其實是不在意的,因為她巴不得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那們,或許他就能放了她。

          就算是奢望,就算當成是做夢,她也想。

          秦雅瀅坐在車里,她看著窗外有些熟悉的景色,沒有說話,冷慕宸雖然什么也沒有說,但是,他好像對她很生氣,可是,爸不是只欠了他錢嗎?那她可以去打工賺錢還他的,為什么非要賠上她的一輩子?

          從郊區到市區,有一輛車闖紅燈,讓李叔急急地踩下了剎車,幸好沒有撞上,秦雅瀅抬頭看了一眼,正巧看到了路旁LED大屏上播放著一則財經新聞,那是她的易峰哥哥。

          他,竟然成了于氏企業的執行董事,他,不是出國了的嗎?他什么時候回國的?他忘記她了嗎?為什么他都不來找她?

          那則新聞讓秦雅瀅一整天都恍著神,她,要去找他嗎?

          秦雅瀅避開了李叔,從學校的側門悄悄地離開,來到了于氏集團的辦公樓下,就這樣站著,也沒有上去,她沒有勇氣。

          她就這樣怔怔地站著,直到斜陽西沉,直到她站得發麻,她才轉身要離開,突然公司門口起了一陣騷動,讓她停下了腳步。

          自動大門打開,一行人走出來,而走在最中間的,她認出來了,那是她的易峰哥哥,可他不是一個人,他的臂彎里挽著一名漂亮的很有氣質的女人,原來,他有別的女人了。

          突然,她的嘴角有些微微的苦澀,兩行淚無聲滑落,她看著她的易峰哥哥很紳士地打開車門,讓身邊的女人上了車。

          他一抬頭,突然朝她的方向看過來,整個人一僵,秦雅瀅馬上避開目光,等到她再次轉過身來時,那輛豪華的黑色房車已經駛離了她的視線,就只剩下還站在大門口的幾個助手。

          原來,他這么風光了,而她呢?卻失了身,連最后的自由也沒有了,她原來還有一點點的期待,期待她的易峰哥哥帶她離開,現在,沒有了,一切的希望都沒有了。

          她,現在只剩下了一點點可憐的自尊而已了。

          天色暗黑,璀璨的燈光下,只拉長了她孤寂的身影,拖著身子一步一步地回到學校,在看到門口依舊停著的那輛車時,她僵了僵,“李叔,不好意思?!?/p>

          “秦小姐,先生在家等著您?!崩钍逵H自下了車,替她打開了車門,讓她上了車。

          秦雅瀅回到了別墅,果然冷慕宸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而坐在他的身邊卻是安娜,那個女人,那天晚上見過一面。

          “終于知道回來了?”冷慕宸摁滅了煙,看著她,微微紅腫的雙眼,還有臉上未干的淚痕。

          “對不起,今天我確實是有事?!鼻匮艦]低頭承認。

          “我說過我不想聽到對不起!”冷慕宸的眸光冷冽地對她吼道。

          秦雅瀅挪了挪腳步,“以后不會了?!彼脒M房間,卻被他又吼祝

          “站??!我讓你走了嗎?”冷慕宸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你還真的以為你是冷家的太太嗎?”

          “不是的?!鼻匮艦]從來沒有這么認為,“我去準備晚餐,您想吃什么?”

          冷慕宸走回到安娜的身邊坐下,一臉溫柔地看著她,“你想吃什么?”

          安娜看著秦雅瀅一眼,隨后,她親密地挽著他,“冷哥,堂堂的秦家小姐會下廚嗎?我怕我不敢吃?!?/p>

          “那嘗嘗,要是不喜歡,我再帶你到外面去吃?!崩淠藉翻h著安娜的腰,他這是做戲給她看吧?

          ,還是什么?

          秦雅瀅沒有說什么,就走進了廚房,看著冰箱里的食材,她,應該要好好準備。

          只是,有些人,決定要不滿意了,決定要故意刁難,她再努力也是沒有用的。

          別的傭人都被打發去收拾房間了,他是不想任何一個人幫她的忙,他是要看看她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發到這里啦!?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后續劇情高潮不斷!
          發表
          a片在线观看
            <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