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

          少帥千里追妻,我這搓衣板跪得您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2-03-27 14:09:49



          第1章 給他找個女人

          男人臨窗而立。

          孤寂挺拔的背影,宛若黑夜中的鷹。

          精赤的上身,如米開朗基羅手下的大衛,雄偉健美,渾身的肌肉緊張而飽滿;

          將男人的力量之美演繹得淋漓盡致。

          一雙如鷹隼般的眸子里,幾乎完全被仇恨吞噬。

          封行朗是被夢魘驚醒的。

          這個夢魘糾纏了他整整三個月:

          沖天的火光,夾雜著玻璃耐不住高度而爆裂的聲音;

          空氣里彌漫著刺鼻的燒焦糊味,有木制品的,有電纜塑膠的,甚至還有人的!

          必須有一個人留下來手動打開那個逃生的閘門。

          ————

          “邦,快帶行朗走!不要管我,再不走我們三個人都會被困死在這里,走??!”

          “行朗,記住哥的話:你活著,哥就活著!”

          時隔三個月,卻歷歷在目。

          而現在,他封行朗早已是跨國集團的總裁,擁有數不清的地產房產,掌控了整個申市大半的經濟命脈!可無盡的金錢和權勢,照樣換不回哥哥封立昕的健康!

          男人慢慢的合上了仇恨的眼眸,將眸中的恨意與這喧囂的世間隔斷,同時將那個夢魘重新烙印回了自己靈魂的深處。

          封行朗套上了一件睡衣,健步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一道長長的幽暗走廊,將這漆黑的夜映襯得更加的詭異。在一扇緊閉的門前,他頓住了腳步。

          門從里面打開,走出一個中年醫生。隨著他的走出,帶動著一陣刺鼻的消毒藥水味道。

          “我哥睡下了嗎?”封行朗壓低聲音問道。

          “我剛剛才給大少爺擦了身,屋子里的消毒藥水味兒還濃著呢。二少爺,你對消毒藥水過敏,暫時還是不要進去了……”

          “死不了!”封行朗冷哼,凜冽的走進了刺鼻的幽暗房間里。

          半昏半暗的房間里,隱約可見床上躺著一個人。

          封行朗徑直朝床上的人走了過去,緩身蹲下,小心翼翼的將一只手握在了自己的雙手掌心里。

          那是一只疤痕滿布,且被燒得畸形的手。無法握緊,亦無法伸展。

          ————

          沿著那只僵硬的手向上,是一張被大火燒得面目全非的臉:縱橫交錯的疤痕,幾乎把男人的五官扭曲在了一起,將原來那張俊雅的臉龐毀得一干二凈。

          明明是一張面目猙獰的臉,可落在封行朗的眼里,依舊俊朗,依舊慈愛。

          躺在床上的男人叫封立昕,是封行朗的大哥??蠟樗麪奚约荷拇蟾?。

          上天是憐憫封立昕的。他被救援隊救回了一條命。卻落下一具面目全非的軀體!

          “行朗……是不是又做噩夢了?”封立昕的部分聲帶已經被大火燒壞,吐詞不清,但封行朗卻能清楚的辨別。

          “沒有!”封行朗將掌心那只畸形的手握得更緊,“只是想讓你多陪我一會兒?!?/span>

          封立昕清楚的意識到:越是生死離別,兄弟情意就越無法割舍。

          可越是這樣,封立昕就越是擔心:自己的時日不多了,如果哪一天自己走了,那么弟弟封行朗將永遠活在仇恨的深淵中不能自拔,他會被仇恨吞噬掉自我!


          第2章 這世間,真有這樣美好的女子?

          封立昕已經開始用呼吸機了。這些天,他越發覺得自己的自主呼吸變得困難。

          “老金,我的并發癥是不是很嚴重了?”他朝收拾呼吸機的專職醫生老金問道。

          “不嚴重。只是肺部出現了點兒炎癥?!崩辖痣[約其辭。

          “行了老金,你不用跟我隱瞞了。其實死對我來說,更是一種解脫?!?/span>

          做為封立昕專職醫生的老金,更能體會封立昕每日忍著劇痛的煎熬:他不是為自己而活,而是為了弟弟封行朗。

          老金嘆息一聲,“不僅僅是肺部,你肝臟的造血功能,你腎臟的排泄功能都開始出問題了?!?/span>

          “你直接說:我還有多少時日可活?”面對死亡,封立昕卻問得平靜。

          “如果每天僅僅只是保守治療,最多不超過三個月?!苯疳t生如實回答。

          “三個月……三個月……如果我就這么死了,行朗會更孤獨,更寂寞,也就更加的仇恨封家其他人!我真的舍不得他今后的日子只有仇恨為伴兒。那會毀了他的一生。我想給他找個好女人,在我死后能好好照顧他!”

          “談何容易??!以二少爺的性子,他怎么肯在這個時候娶什么女人呢?”老金搖頭嘆息。

          “終歸要試一試的?!?/span>

          封立昕每天的藥湯,都是封行朗親自喂的。無論多忙,他都會放下手上的工作趕回來。

          而這一回,封立昕卻把頭側到一邊不肯喝,“行朗,什么時候幫我把弟媳娶回家???”

          又是這老生常談的話題。封行朗知道哥哥用心:他想他死后,自己能有人照顧!

          “你這個大哥尚未娶妻,我這個弟弟著什么急啊?!狈庑欣释泼?。

          “我這不人不鬼的模樣,哪還有女人肯嫁?分明是要拖累人家姑娘。再說了,我有悠悠就夠了!”封立昕淡淡道。

          完全是句大實話,可說者無意,聽者卻有心。

          封行朗將勺中的藥送至自己的唇邊試了下溫度后,再次送到了封立昕的唇邊。

          “你不聽話,哥心情不好,不想喝!”

          封立昕用上了兒時的招數。只不過那時候大多是為了哄封行朗喝藥。

          他能夠感覺到:弟弟封行朗眼眸中與日俱增的仇恨,他怕自己死后,封行朗真的會被仇恨吞噬掉。除了報仇,再也沒有任何能讓他眷戀的人了。

          如果他有了一個家,有妻有子,那就不同了!

          封行朗緩緩的將藥勺放回碗里,淡淡道:“要不這樣,以你封立昕的名義征婚,如果真有哪個女人心甘情愿的應婚,我就娶她!如何?”

          封立昕一怔:沒想到封行朗會答應,更沒想到他會提出這樣的條件。

          “以我的名義征婚?你這不是故意為難人家姑娘嗎?”

          “我知道你是怕我孤獨。但如果這個女人沒有足夠的善心,心靈不夠干凈,目的不夠純粹,你又豈能放心把你弟弟的終身交給她?”

          封行朗可以肯定:不會有什么心靈純凈的女人會來應婚。即便有,也是另有所圖。

          封立昕當然不放心!可似乎覺得弟弟封行朗的這個歪理,聽起來還是有那么點兒道理的:一個心靈不干凈,目的不純粹的女人,也照顧不好他的弟弟。

          更加捂不暖封行朗那顆仇恨孤寂的心!

          可這世間,究竟有沒有這樣美好的女子呢?


          第3章:誰嫁?

          要說人選,首當其沖的便是夏家三千金。

          夏以琴,夏以琪,夏以書。

          ————

          其實夏家還有另外半個千金,就是一家之主夏正陽的外甥女,林雪落。

          封家奢華的長加林肯就等在夏家的門外??上募业臅坷飬s吵成了一團。

          封家曾有恩于夏家。一家之主的夏正陽曾經就夸下??冢骸拔蚁恼柕娜齻€女兒,隨你們封家少爺選!”

          而現在就是他見證諾言的時候。

          夏以琴:“爸,你今天要是逼我嫁給封立昕,明天就準備好替我收尸吧!說不定不用等到明天,一出夏家的大門,我就會死給他們看?!?/span>

          夏以琪直接將一個化驗單拍在了父親夏正陽的面前,“我懷孕了!你要是非逼我嫁給封立昕,那我就告訴全天下的人,說我給封立昕戴綠帽子了!看到時候丟的是誰的臉!”

          夏以書冷聲,“爸,我才17歲,還未成年?!?/span>

          哐啷一聲巨響,氣不過的夏正陽將手邊的茶具一股腦的摔砸在了地上。

          “我夏正陽白養大你們三個白眼狼了!封家對我們夏家有恩,要不是當年封立昕出手相救,我們夏家早就破產了!現在就是我們夏家回報恩情的時候,可你們一個個的知恩卻不報!這是非要逼著我夏正陽當個背信棄義的小人嗎?”

          夏家三千金都閉上了嘴,一聲不吭。

          一張兩個月前的舊報紙從一個美婦的手中丟在了書桌上。

          “正陽,你先別著急怪你的女兒們。你先看看現在的封立昕都成什么樣子了吧。他已經被那場大火燒得面目全非了!即便要報恩,你也不能把自己的親生女兒往火坑你推???”

          說話的女人是夏正陽的老婆,夏家三千金的媽媽溫美娟。

          “啊……這是什么鬼東西?!毕饶玫綀蠹埖南囊早靼l出一聲驚悚的尖叫,立刻把手中的報紙丟開。

          夏正陽拿起報紙看一了眼,不由得眉頭一皺,嘆息道:“沒想到封立昕燒得這么嚴重!”

          夏以琴:“爸,封立昕明知道自己燒得不人不鬼,連生活都不能自理,還非要逼你履行當初的承諾,我看他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溫美娟:“正陽,我覺得以琴說得對!看封立昕目前的狀況,根本就不能行什么夫妻之歡!他娶一個女人回家干什么?當保姆嗎?”

          “我覺得他應該是心理扭曲了,想折磨女人?!币宦暡豁懙南囊詴蝗挥挠牡恼f道。

          頓時書房里便彌漫起了恐怖的詭異。

          “大舅,封家的管家已經在客廳里等了好久?!?/span>

          ————

          林雪落進來的時候,溫美娟立刻兩眼放亮,她沖上前來,一把抓住了林雪落的手,“正陽,外甥女也算半個女兒!封立昕可是封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雪落嫁過去享福,也好過留在我們夏家受苦啊?!?/span>

          雪落的心一涼,淡淡的反駁一句:“真有這么好,為什么舅媽你舍不得把自己的女兒嫁去封家享福呢?”

          “林雪落,這二十年來,你吃我們夏家,住我們夏家,也該是你回報我們夏家的時候了!”夏以琪嗤之以鼻道。


          第4章:她叫林雪落

          雪落深深的凝視著夏正陽:他是她的親舅舅。他的親生女兒們都不愿嫁,他一定也舍不得自己的外甥女往火坑里跳的。

          然而,下一秒,雪落內心僅存的那點兒希冀也落空了。

          夏正陽走過來握住雪落的手,苦下了一張無可奈何的臉,“雪落,幫幫舅舅吧!舅舅養了你二十歲,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要是封家因此撤資,夏家的公司就會破產的。以琴脾氣倔,她伺候不了封立昕;以琪那么放任,嫁過去只會適得其反;以書還那么小……”

          他的三個女兒都不能嫁,憑什么她林雪落就能嫁了?

          二十年的養育之恩都被他這個親舅舅拿出來說事兒了,雪落又怎么能拒絕。

          寄人籬下的苦楚和無奈,雪落深有體會。

          “好……我嫁!就算是報答舅舅您二十年來的養育之恩吧!”

          看著林雪落眸子隱忍的淚水,夏正陽的心是疼的:畢竟這是他親外甥女??煞饧业娜司偷仍谙募?,他也是被逼無奈。

          “喲,說得這么悲壯,裝可憐給誰看呢?封立昕反正活不長的,到時候你這個封太太就是封家的繼承人了。心里肯定暗暗的美著吧?”夏以琪的話,總是這般露骨和不近人情。

          “要不我把封太太的位置讓給你,好讓你不錯失能夠繼承封家財產的機會?”林雪落反問。

          ————

          “林雪落,你……”夏以琪被嗆到了,怒怒的瞪著雪落,卻又發作不得。

          “好了,雪落你快去梳妝打扮一下吧,封家的管家還等著呢?!睖孛谰炅⒖檀叽俚?。

          夏家客廳里。

          溫美娟已經換了另外一副嘴臉,她親切的拉著雪落的手朝封家的管家走來。

          “莫管家,她叫林雪落,是我們夏家的親外甥女。我家夏正陽可寶貝著呢!她賢良淑德、惠心如蘭,不知道要比我家那三個蠢丫頭強上多少倍呢?!?/span>

          “夏家三千金蠢嗎?可我卻覺得她們多謀善慮得很呢?!蹦芗乙馕渡铋L道。

          正如他所預料的那樣,夏家三千金‘聰明’的選擇了不去嫁一個被大火燒得面目全非,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

          “莫管家說笑了?!睖孛谰甑哪槍擂稳f分。

          莫管家側頭看向一旁靜美的林雪落:一身及膝的米暖色長裙,把她襯托得亭亭玉立。精致柔美的五官,看起來舒心又養眼。整個人干干凈凈,清清爽爽的。

          莫管家到是對雪落十分的滿意,臉上便多出了慈祥柔和的笑容,“雪落姑娘,你是真心愿意嫁給我家少爺的嗎?”

          雪落遲疑了一下,松開緊抿著的紅唇,淡聲卻清晰道:“我愿意?!?/span>

          雪落的遲疑,落在莫管家的眼里,卻更為真實,更加有血有肉。

          “那雪落姑娘就請吧。車已經在門外恭候多時了?!?/span>

          ————

          莫管家側身到一邊,恭敬的給雪落讓出了一條道路。

          二十年的養育之恩她不得不還!每朝門口邁動一步,雪落都覺得自己的步伐好似千斤重。

          她是個向往著美好愛情的女孩兒!可她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愛情之路卻被掐死在了萌芽狀態,這般的澀人。

          不知道會有什么樣的人生正等著她……


          第5章:跟這個女人?

          不知道會有什么樣的人生正等著她……

          ================

          封家主體別墅里,一片燈火通明。

          喜慶的紅地毯一直延伸到林雪落的腳下。在莫管家的引路下,雪落穿過花團錦簇的院落,邁進了封家跳高氣派的客廳。

          “雪落姑娘,你先坐著休息一下。我去回報我家少爺?!?/span>

          “莫管家,您請便?!毖┞涠Y貌的應答。

          莫管家離開之后,空蕩蕩的客廳里就只剩下了雪落一人,她四下環看著客廳的布局和擺設。。

          玫瑰花代表著愛情……可自己還能有愛情嗎?

          雪落伸出去觸摸玫瑰花的手又縮了回來,靜靜的站在一旁等著。

          客廳里的監控,連接到了封立昕的房間的液晶屏幕上。

          “行朗,我覺得這個叫林雪落的女孩兒不錯,眼晴里很干凈?!狈饬㈥繉ψ约何磥淼牡芟焙軡M意。

          封行朗只是淡淡的睨了屏幕上的雪落一眼,神情依舊的冷漠,言語傲慢生冷:“干凈什么??!不是被逼無奈,就是另有企圖?!?/span>

          “不許你任性!趕緊跟雪落把結婚證先領了!我也好放心!”封立昕覺得自己說話越來越吃力。

          “明天吧,?!狈庑欣史笱芤痪?。

          “不用等到明天了!我已經申請到了特殊情況下的上門服務?!?/span>

          封立昕不給弟弟回避及退縮的機會。直覺告訴他:這個林雪落會是個好姑娘,好弟媳。她一定會幫他照顧好弟弟封行朗。

          最關健的是:封立昕怕自己等不了太久!

          封家客廳里。

          ,將一張結婚登記表送到雪落的面前,“林小姐,如果您是自愿嫁給封先生的,就請您填好這張登記表并簽字。封先生不方便,我們會送去樓上讓他簽字的?!?/span>

          填好登記表,在女方一欄靜靜的盯看了好幾秒之后,雪落才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與此同時的二樓主臥室里。

          “好,我簽!哥,這回算你狠!”

          ————

          雖然這么說,但封行朗還是乖乖的在結婚登記表上簽下了自己的大名:封行朗!

          封行朗根本就無心談情說愛,更別說娶個女人回來當老婆。做這一切,只是為了能讓大哥封立昕寬心。

          一個小時后,蓋上鋼戳且起了法律效力的結婚證送到了封立昕的手邊。

          男方:封行朗;女方:林雪落。

          “哥,這結婚證我已經乖乖的領了,那接下來你的植皮手術,是不是也得乖乖的做???”

          這才是封行朗乖乖簽字的目的所在?!拔疫@身皮膚,每天都在為你好好保養著呢?!?/span>

          其實他并不知道:金醫師跟他隱瞞了封立昕的病情。以封立昕現在的身體狀況,維系生命都難,更別說動手術了。

          ————

          “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天是你跟雪落大喜的日子,快回去洞房吧!別怠慢了雪落姑娘!”封立昕將那兩本大紅的結婚證讓莫管家暫時收藏保管起來。

          洞房?跟這個女人?

          封行朗的目光落在了屏幕中的雪落身上:真是個善于偽裝的女人!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冷笑,讓人能寒到骨子里似的。幽寒的雙眸里,諱莫如深!

          發表
          a片在线观看
            <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