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

          你的書架,一個演化千年的生命體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0-11-30 10:26:47


          書架,絕不是一件沒有故事的家具——隨便掃一眼一個人書架里的內容,你基本可以判定這個人的喜好。其實書架本身的形態也經過了上千年的演變,從最初的石板書架、鎖鏈書架,到現在簡約的、設計感極強的書架,甚至電子書架。千年以來,書架到底經歷了什么?它們以何種形式承載著書籍形式的變化?此文帶我們回溯歷史,細細盤點承載著你我靈魂的書架的演變。



          1. 最早的書架


          最早的書架可以追溯到敘利亞古國埃勃拉( Ebla )的古代圖書館,它位于今天的敘利亞西北部,離阿勒頗城不遠。那里的木質書架擺放在非常小的藏書室里,藏書室大小僅為五點五米長、四米寬。當時書架上的泥板并不是書脊向外擺放的(因為泥板沒有“書”脊),那些寫有文字的“封面”沖著讀者排成一列,書架間的距離非常疏松讀者可以繞到它的后面去。書架兩頭掛著一些小泥板,用來給泥板分類。


          埃勃拉遺址中發掘出的楔形文字泥板,可憐的它并沒有“書脊”




          2. 不為讀書的書架


          公元六世紀,中國的木匠傅翕發明了轉輪藏,也就是是佛寺中可以旋轉的佛經書架,據說傅翕認為,一個虔誠的人觸碰裝有三藏經的轉輪藏,并讓轉輪藏轉動一圈,就能得到啟示、教益和解悟,效果和讀了全部經文是一樣的。之后,這一概念遍傳中國與日本,轉輪藏的尺寸變得越來越大,人與經文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十五世紀日本的三井寺中,有一座龐大的轉輪藏,寺廟內部空間幾乎被這座八邊形的巨大書架完全占滿,書架從底到頂都堆滿了佛經。這時經文本身成為了一種圣物,“閱讀”書架則僅僅意味著能夠轉動它。


          日本三井寺的轉輪藏整體



          細節,已經沒有人可以讀到頂部的經文了


          河北正定龍興寺(現稱隆興寺)轉輪藏


          梁思成手繪結構圖



          3. 鎖鏈書架


          中世紀時歐洲鎖鏈書架興起,到 1320 年,鎖鏈圖書館在英格蘭已經成為了一種例行制度。最古老的鎖鏈書架位于英格蘭中西部的赫里福德大教堂圖書館。那里所藏的成百上千本書,有些已有一千多年的歷史。


          大英圖書館藏書


          鎖鏈圖書館中的書之所以被拴住,是因為當時一本書的價值頂得上一座農場;但和農場不同的是,書是可移動的財產,很容易被偷。因此歐洲各地的準公共圖書館都使用鎖鏈保護參考資料。


          《冰與火之歌》劇照:學城圖書館


          給書加上鎖鏈的方法是這樣的:對于非木質封面的書,要在封面粘上一片金屬,連上鎖鏈,另一端拴在書架的木頭上。對于木質封面的書(一般用橡木、櫸木或松木),要用金屬扣釘穿封面,金屬扣上掛小鎖環,再將鎖鏈套在環上,另一端連到書架上。拴書的鎖鏈是由細長的鎖環組成的,每個鎖環的長度大約在三點八厘米到六點三厘米之間。大部分鎖鏈的中部都有一個旋軸,保證鎖鏈在扭轉時不會被折斷。有些書架還配有可拆卸的連接桿,書和鎖鏈可以從連接桿末端拆下。


          鎖鏈書架還有其他形式


          少量經過挑選的書被拴在書桌(或讀經臺)上


          或者拴在閱覽席的架子上


          鎖鏈書的大小和細節(和本書作者),書重九公斤




          4. 配有建筑附屬物的書架


          比如安藤忠雄(Tadao Ando)設計的司馬遼太郎(Ryotaro Shiba)紀念館里,設有高十一米,相當于三層樓的書架,參觀者可以借助梯子,瀏覽作家的兩萬本私人藏書。不過這種書架的設計是出于美學上的考量,已經不再是為了方便閱讀或者人與書的偶遇。


          司馬遼太郎紀念館的巨型書架


          司馬遼太郎紀念館外景



          5. 驢背上的公益書架


          “埃塞俄比亞閱讀計劃—驢背上的圖書館”。這是一項由埃塞俄比亞人阿托·約翰內斯·格布雷吉奧吉斯(Ato Yohannes Gebregeorgis)發起的公益活動,初衷是為了方便將書帶給埃塞俄比亞鄉下和閉塞地區的兒童,因為他發現“農村地區的驢子非常多,而書卻很少”。在一名圖書館員兼養驢人的護送下,驢背上的圖書館會在一座村莊待上一段時間,然后整裝去往下一個地點。


          該計劃的官方宣布,自 1998 年建立以來,借助驢背上的圖書館以及其他全國性的圖書館計劃,它們已經建立了五所學校和七十二座圖書館,使十三萬兒童享受到了移動書架帶來的閱讀樂趣。他們的官網:https://www.ethiopiareads.org/。


          歡迎給他們捐款




          6. 流動中的書架


          美國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第五維度”流動汽車圖書館(Fifth Dimension Bookmobile),這是一個專門收集科幻與奇幻類書籍的書架,這種移動書架,讓書籍在地區內趣味多樣的人群中傳播。這輛 1987 年的圖書車為圖書館服務了二十五年,然后變成了如今的“第五維度”流動汽車圖書館。


          “第五維度”流動汽車圖書館


          內部的書架,上面的書是從十萬本書中挑選出來的,每月都會更換


          書架上的細節


          書架的主人


          1970 年代,美國科科尼諾郡流動汽車圖書館


          也是作者家人當時最期待出現的車




          7. 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巨型書架


          紐約公共圖書館于 1911 年 5 月 23 日落成,整棟建筑橫跨兩個街區,是當時全世界圖書館藏和書架規模最為驚人的圖書館之一。圖書館中的斯尼德書架,是真正意義上維系整棟建筑的結構支撐。


          1905 年 10 月 1 日,《時代周刊》寫道:“這座鋼筋與立柱搭成的非凡建筑代表了書籍上架最先進的方法與裝置。它和舊世界中的偉大圖書館都不一樣……被包裹其中的巨型書架,是整棟結構的建筑中心點,也是這座大理石宮殿所保護的珍寶。即使是在今天,這座鋼鐵迷宮的秘密早已揭曉,人們仍然難以估量它巨大的藏書容量。一座能容納三百五十萬冊書籍的書架,意味著如果將所有架子首尾相連,總長度將超過一百二十九公里?!?/span>


          使這種巨型書架成為可能的是位于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城外的一個小型鋼鐵公司——斯尼德公司(Snead & Company)。早期斯尼德公司的書架為了減輕重量,使用的是敞開式結構,書架上有 Z 形凹口,使每層架子都能夠上下移動,以完美適應架上書籍的高度。十九、二十世紀之交圖書館對書架的需求,成為了斯尼德公司的一個關鍵節點,他們不得不進行改良,以適應圖書館的存放需求。到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斯尼德書架同時成為了公共圖書館必備的一部分。在紐約公共圖書館中,“鋼柱支撐書架,鑄鐵的板架同時與鋼柱和書架連在一起。鋼柱同樣支撐著位于三樓的主閱覽室的地板?!毖芯克鼓岬職v史的專家查爾斯·鮑曼(Charles Baumann)說:“(紐約公共圖書館)主樓層的高度是書架層高的倍數,為了‘使得第一、第三和第五層書架可以和主樓層平齊’,樓層層高從國會圖書館的二點一米增加到了二點三米?!?/span>


          紐約公共圖書館結構圖。(圖片引自《書架》)


          紐約公共圖書館中的斯尼德書架。(圖片引自《書架》)


          大學圖書館中的斯尼德書架


          大學圖書館和公共圖書館中的斯尼德書架



          8. 可改造的書架


          到二十世紀末,為滿足不同的消費需求,宜家書架作為一款與眾不同的書架出現了。使用者可以將它當作一組積木,根據不同的用途進行組合。巨型的斯尼德的書架到達用戶手中時已經是成品,而宜家書架則是一個過程。


          2009 年,宜家畢利書架誕生三十周年時,它的產量已經超過四千一百萬;首尾相連的總長度超過七萬公里,幾乎是赤道周長的兩倍。這種書架成很容易被修飾、增強、破壞、建立、改變和私人化。它的裝配圖作為一種富于潛力的物品,進入了 DIY 愛好者、發明者、城市居民和制造者的世界。從 IKEAhackers.net,到 Instagram 和 Pinterest,互聯網上隨處可以找到改造書架并增強功能的方法。有人將一個畢利書架垂直鋸成了兩半,再涂成粉紅色,把這兩半改造成了一個公主娃娃屋,還有人將畢利書架被改成墨菲床。給高兩格、寬兩格的??伺宓蠒鼙话采享敯?,就可以變成餐桌。


          畢利書架官方圖


          畢利書架改造成品


          畢利書架改造成品



          畢利書架改造成品


          畢利書架改造成品


          下面是 IKEAhackers.net 上的其中一個改造過程:


          正面是正常的畢利書架


          背面是一張折疊床


          下方有輪子可旋轉


          轉過來是這樣的


          放下床,睡覺!



          9. 容易被忽視的電子書架


          現在,一臺實體的平板閱讀設備,既是書也是書架。電子書閱讀器都帶有管理電子書的功能,讀者可以在設備上整理排列電子書。當讀者把一個代表圖書的彩色圖標歸檔到書架上,這一行為讓他知道這是一個書架。這顯示了電子書體驗中顯著的本體論痕跡,因為這一虛擬過程中,“一本書之所以是一本書,是因為它看起來像”。給電子書上架的動作,讓書與書架的關系變得“真實”而熟悉。


          你以為幾百年后,書架上的鎖鏈已經消失?當然沒有。從赫里福德大教堂圖書館書架上的鎖鏈到電子書上的鎖鏈,都告訴我們,集文化期望與技術可能性于一身的書架,即使其演化方式千差萬別,從古至今唯一不變的就是它上面拴著的鎖鏈。電子書無法在賬戶間共享,在數字版權管理與電子書的現狀下,一本書的數字版權與平板閱讀設備相關聯,并被儲存在電子書架上。當然,這種鎖鏈并不結實,比如 2009 年 7 月,亞馬遜因電子書提供方未得到圖書授權,在用戶不知曉的情況下遠程同步刪除了 Kindle 設備中的《1984》和《動物農場》兩本書,同時向購買者進行了退款。


          你書架上的書,也許不完全由你說了算。


          讀庫編輯 Red 韻 的電子書架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你看不見的書架,它們出現在小說和電影中(比如《神經漫游者》《玫瑰的名字》《華氏451°》《一個人》,比如《X 戰警》《美國隊長》《新科學怪人》《太空堡壘卡拉狄加》《少數派報告》《銀翼殺手》《星際迷航》《太空堡壘卡拉狄加》),有些是可見的,有些是被刻意隱藏的,不過都帶有濃烈的象征意味。


          以上是《書架》中以及從書中延伸出的各種書架,這本小書從極為日常的事物出發,將書架視為一種在歷史中不斷演化的生命體,展現出其不為人知的多種形態及其背后豐富的歷史成因和文化含義。


          《書架》封底


          書各歸其架,書架各歸其家,完畢,就這樣,阿門。




          本文內容引自《書架》


          發表
          a片在线观看
            <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