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

          家人把我送給了鬼,被糾纏七天七夜之后,我竟然懷孕了…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1-01-06 15:04:54


          第1章 冥夫兇猛(1)

            午夜一點,我醒來了,這已經是連續第七天了。

            在夢里,總有一雙手在輕撫我的身體,那雙冰涼的大手順著滑膩的肌膚一寸寸的撫摸,拂過脖頸和肩頭、流連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

            一絲絲冰冷曖昧的氣息在耳邊拂過,那雙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時,身體泛起可怕的酥麻……

            不管我多么害怕,身體都無法動彈,只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著這種異樣的恐懼。

            那雙手極盡挑逗、一次次的或輕或重的按壓揉捏,讓我忍不住發出聲音時,唇角滑入了一點冰涼的濕軟,一點點的糾纏、一點點的侵入。

            朦朧中,一個低沉的聲音在耳畔說道:“別怕,一會兒就好?!?/p>

            那種撕裂的痛、好似凌遲一般一刀刀磨過柔嫩的血肉。

            用鮮血做潤滑,一寸寸、一次次的撕扯,漫長的折磨讓我痛得快要暈過去。

            在我意識陷入混沌之前,我隱隱聽到耳畔的一聲嘆息。

            這只是個開始,遠不知道什么時候結束……

            我叫小喬,慕小喬,慕家的女兒,以及——

            祭品。

            從那天開始,我經常會在夢中重復那一夜的恐懼,那種疼痛就算在我醒來之后也無法消散。

            父親說那是血盟,以處子之血與陰人締結的盟誓,所謂陰人,其實就是陰間的鬼。

            我們家和尋常人家不一樣,是一個游離在常人社會邊緣的家族。

            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師、還有法醫、殯葬等等行業,都有人。

            而我父親是長子長孫,自然繼承了祖業——經營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

            有些上了年歲、沾了陰氣的東西,父親會去處理、收購、再轉賣到有需要的人手中。

            慕家,墓家。

            我甚至懷疑我太爺爺是從墓里爬出來的,才會讓整個家族都被這個姓氏拖累。

            而我,就是被拖累得最慘的那個。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發生異變、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慘死、大部分是我家各個行業比較有出息的中堅分子。

            太爺爺說我們家常年沾染陰物,難免會擾亂陰間秩序,這是人家秋后算賬來了。

            我出生的那天,電閃雷鳴、陰陽紊亂,我媽大半夜的在家突然破了羊水,老家距離縣城的醫院不遠,然而那天的狂風暴雨引發山洪,沖垮了一座幾百年的橋,于是我只能聽天由命的在家出生。

            幸好奶奶經驗豐富,在我啼哭后,我太爺爺就在祠堂案臺上撿到了一只血玉戒指。

            那戒指暗紅流光、看起來像凝固的鮮血,沒有人知道是從哪里來的。

            太爺爺搖頭嘆氣,什么也沒說。

            后來,我十六歲的時候,就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窖里的那張“床”上。

            說是地窖,其實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座被掏空的王侯墓。

            冰冷的石槨木棺,就是我的喜床。

            那場如同噩夢一般的“白喜事”后,家里突然就風平浪靜、再無意外。

            而我祭品的身份,就一直延續至今。

            因為那一夜的經歷,我在整個家族中都被視為異類,好像我是鬼怪一般、人人都怕我、厭惡我,而我胸前掛了十八年的那顆戒指,據說就是那個與我發生關系的陰人留下的聘禮。

            冥婚是兩個陰人的事,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我會在那一晚死去。

            然而我卻活下來了,雖然大病一場,但我確實還有心跳、有體溫、有影子。

            那之后,我爸將我從老家接到身邊,我跟我爸、我哥一起生活,表面上風平浪靜,而夜里卻常常被夢魘驚醒。

            我哥是學醫的,他總纏著我問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跟一個鬼做*愛讓他難以想象。

            最近這夢魘越演越烈,每次都讓我驚醒過來,對著一室的黑暗不知所措。

            因為夜晚的夢,我頭痛欲裂,白天總是走神、夜晚卻依然春夢無邊。

            而今天,那雙手觸感尤其清晰。

            這種觸感不再是夢中,而是與兩年前那一夜無異,冰冷且真實。

            “小喬,我的妻……”

            他一遍遍的撫過我的身體,那雙手輕車熟路,纖長的手指還帶著一些審視的意味撫過處處敏感。

            那雙冰冷的手在胸口和小腹反復流連,最后滑向那讓我酥麻的部位,冰冷的壓迫感鋪天蓋地,讓我渾身顫抖的回憶起那一夜的疼痛和恐懼。

            我感受到他的手探入身體,不是很有耐心的擴張,羞恥和恐懼讓我全身顫栗的緊繃起來。

            這種緊繃并不能減輕痛苦,在他冰冷的身軀俯身進入時,我痛得全身都在發抖。

            這種艱澀的結合似乎讓他很不滿,一個低沉冰冷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你很怕我?”



          第2章 冥夫兇猛(2)

            怕、當然怕。

            身下感受著體內異物入侵的漲痛,他絲毫沒有撤出去的打算,而是冷冷的等著我的回答。

            我緊閉著眼,因為疼痛溢出的眼淚順著眼角落入發間,我咬牙點了點頭,盡量的蜷起身體想從他的身下逃離。

            我一動,他就緊緊的掐著我的腰,貼合得更緊密。

            “啊--!”屈辱、恐懼、不甘,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間為什么膽子這么大,我拼命的掙扎、反手拉開了床頭的抽屜。

            抽屜里是我哥給我的五帝錢、桃木劍這些東西,這都是真貨,然而對他卻一點用都沒有!

            他輕笑了幾聲,大手扣住我兩只手腕壓在我的頭頂。

            “兩年不見,你長大了……膽子也變大了,敢反抗了……”

            他的每句話都帶著艱澀的動作,他沒有停下,而是將我的身體最大限度的剖開。

            我不知道他做了多久,那種冰冷的艱澀逐漸被潤澤的感覺淹沒。

            或許是身體動了情,亦或許,是鮮血在做潤滑。

            》》》

            我醒來的時候,房間里沒有人。

            只剩滿室情欲過后的旖旎氣氛,而我卻連他的臉都沒見過。

            我懵然了半響,撐坐起來,稍微一動就感覺腰部以下酸脹難忍,某個部位還火辣辣的痛。

            這些都提醒這我,他來了,這不是夢,是兩年前那一夜的延續。

            床頭的手機響起,我忙劃過接聽,那頭是我哥的聲音:“小喬,把車庫打開!爸受傷了!”

            我心里猛地一驚,我爸和我哥去外地處理一個棘手的東西,這兩天都不在家,怎么會受傷了?!

            跌跌撞撞的跳下床,酸軟的腿根猛地一顫,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冰冷黏膩的東西從火辣辣的痛處涌出,大股大股的滴在睡裙上,我低頭一看,果然帶著血絲。

            羞惱的感受鋪天蓋地,五臟六腑都泛起一股酸澀。

            我含著眼淚匆匆擦拭干凈,跑下樓去按下車庫的開關。

            我家是位于商業文化街的一棟三層帶院的小樓,這是統一規劃的商業圈,一棟這樣的小樓要好幾百萬。

            不過我爸不差這點錢,我們家族都從事“見不得光”的事業,不差錢。

            只是折壽。

            我哥開著灰撲撲的越野車進來,我看他和我爸一身的泥土和干涸的血跡,忍不住害怕起來。

            “小喬,別怕,快去準備熱水,越熱越好?!备绺缫贿叿愿牢?,一邊將我爸扛上樓。

            這種情況很少見,也不知道他們遇到什么意外了。

            我站在廚房里燒熱水,因為身體極度疲倦、心思也紛亂繁雜,不小心燙到了手,右手上起了一個燎泡。

            可我顧不上這些,趕緊拎著熱水上樓去看我爸。

            我爸情況很不好,他緊閉雙唇,眼睛布滿紅血絲,一言不發的對我搖了搖頭。

            我哥明白我爸的意思,將我趕出了房間。

            我坐在門口,聽到里面傳來凄厲的嘶鳴,好像什么動物被割喉放血時的慘叫。

            我抱著頭,別人的十八歲,正是青春自由、肆意叛逆的歲月。

            為什么我要忍受著一個惡鬼的侵犯、要整天與恐怖晦暗為伍……

            那天夜里,他又來了。

            恐懼反抗都沒有用,不管我弄出多么大的動靜,樓下的父兄也聽不見。

            而他似乎以打消我所有抗拒為樂,不只是床上,書桌、窗臺都成為他馴服我的戰場。

            我能感受到痛、能感受到無能為力。

            也能感受到他冰冷的胸膛和堅實的雙臂。

            可我卻不敢睜眼。

            他俯身在我耳畔,我躲避的時候,臉頰碰觸到一個冰冷堅硬的面具,就是道觀寺廟里那種,怒目圓睜、青面獠牙的惡鬼。

            “……你的手怎么了?”那清冷的聲音響起,同時冰涼的手捏著我的下巴,逼著我回答。

            “燙、燙到了……”我閉著眼,瑟縮在他的身下。

            那種鋪天蓋地的冰冷包裹著我,逃無可逃、退無可退。

            他沒有再說話,只是在我承受不住快要暈過去之前,用冰涼的濕軟輕輕舔過了我手上的傷口。

            

            次日,我爸坐在院里曬著太陽,他昨晚之所以不能說話是因為嘴里含了一塊銅符。

            一見到我,他就笑著說:“總算能說話了,差點沒憋死我?!?/p>

            這老頭,說話比命還重要嗎?

            我勉強的笑了笑,可是眼睛酸澀無比,一笑就會流淚。

            “小喬,你怎么了?臉色這么差?”我爸發現我臉色異常,

            我心想那冥夫這么兇猛,每次我都以為自己要被折磨致死了,說不定他就是來弄死我的。

            只是弄死我的方式比較特別。

            冥婚有了血盟、有了聘禮、那接下來的,應該就是讓我死去,變成陰人完成婚禮吧?

            想著自己要死了,我有些自暴自棄的說道:“爸,他來了……”



          第3章 生人勿近(1)

            我爸愣了愣,隨即緊張的問道:“你說誰?”

            還能有誰?

            我脖子上掛著的那顆血玉戒指這兩天越來越明亮溫潤,似乎汲取了營養變得“活”起來。

            “小喬,你跟他談談……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p>

            想要什么?

            我覺得他是想要我死。

            第三天的夜里,我實在忍受不了這種折磨,我咬牙推著他的肩,顫巍巍的說道:“我們、我們能談談嗎?”

            “談?”他冷笑了一聲:“你想跟我談什么?”

            他就算說著話,也沒有停下動作,我的話語被他沖撞得支離破碎。

            “你、你到底想怎樣……啊……”我鼓起勇氣說道:“我們家、是不是、是不是……得罪過你?或者……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他輕笑了一聲,暫時停下了動作,讓我喘了口氣。

            “冥婚是兩個陰人的事……我們……不適合?!蔽沂疽庾约哼€是活人:“你應該找個適合你的對象?!?/p>

            找個女鬼吧,別纏著我了。

            “你死了就適合了?!彼p笑著吐出涼薄的話語。

            我太爺爺說過,像我這樣的情況結局都是死亡,或者是莫名其妙的意外、或者是自殺。

            真的只能死了達成冥婚,才能結束嗎?

            “我……”我眼淚冒了出來。

            他笑了笑,說道:“很委屈是吧?你沒做錯什么,卻成為還債的籌碼?!?/p>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下巴,那手指很涼。

            “……誰叫你生在慕家?!彼恼Z氣陡然變冷,沒有同情、反而帶著一絲嘲諷。

            除了哭,我還真不知道怎么辦。

            父親叫我跟他談談,可這怎么談?

            出生就是原罪,我無法改變。

            “別哭了!”他不耐煩的低吼道:“我若是要你死,你兩年前就該死了,別不知好歹!”

            這是什么意思?那一夜荒唐的白喜事、還有夜夜的夢魘、夜夜無止盡的折磨,都是拜他所賜,難道我還要感謝他的“恩賜”?

            “那你到底要怎樣?”我忍受不了的捶打他的肩膀,然而那點力氣,就像撓癢癢。

            我已經沒有力氣反抗了。

            “是不是死了就能結束?!”我吼道:“那我自己動手就好,你可以放過我了嗎!”

            我伸手掏出枕頭下藏著的剪刀,據說在枕頭下壓剪刀是辟邪的,可是對他完全沒用。

            我用剪刀扎自己的舉動激怒了他,他在我手肘一彈,我肘筋麻痛,剪刀跌落床下。

            “你敢傷害自己試試??!”他冰冷的怒意如冰似刃,那氣息刺痛了我的肌膚。

            “慕小喬,別說我沒警告你——你要是敢自殘、或者求死,你試試看,我會讓你和你們慕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伸手捏著我的脖頸,那力道不輕不重,卻讓我有一種窒息的錯覺。

            “冥婚不是希望對方快點死去嗎?你……別再折磨我了……”我試著求饒。

            “折磨?”他冷笑了一聲,說道:“你覺得這是折磨?那也沒辦法,你是我冥婚的妻子,到死也不會變,折磨你也要忍著!七日期滿之后,你就是求我、我也不想碰你!你這僵硬的身體真讓人掃興!”

            七日?

            那還有四天……

            他惱怒的扣緊了我的腰,將怒氣體現在行動上。

            我絕望的癱在床上,我會死在他身下吧?

            意識脫離身體,我感覺自己在混混沌沌的欲浪里沉浮。

            幾近溺亡。

            》》》

            腎虛是什么感覺?

            我下床的時候認真考慮喝點補腎的湯藥,否則我熬不到第七天。

            整個腰部酸脹難忍,那種難以言說的酸、麻、漲、痛,簡直要了我命,而且小腹里面火燒火燎,全身每一個骨節都在抗議。

            這幾天,他都留下不少東西在我身體里,我……要不要吃點藥以防萬一???

            思緒紛亂,我看了一眼手機的時間,胡亂洗漱一下就出門了。

            我今年剛上大學,今天是開學的日子,如果我第一天就遲到的話,班導會肯定會趁機為難我。

            我們班導是個在職研究生,似乎是某個校領導的侄子,在大學里,在職研究生來當本科生的輔導員是常事。

            自從迎新晚會我參加班里的走秀表演后,他總是借機找我的茬、有事沒事就叫我去教師辦公室,問我有沒有興趣擔任班干什么的。

            我一直很小心的跟他拉開距離,但是今天我實在跑不動,匆匆忙忙趕到課室的時候,還是遲到了。

            班導笑了笑,對全班同學說道:“我很開明的呀,遲到早退曠課掛科的,都給我干苦力……慕小喬,等下到我辦公室來?!?/p>

            班里同學噓了他一陣,我低著頭坐到了宋薇旁邊。

            宋薇白了班導一眼,悄聲說道:“蛇精病,他那點心思誰看不出來??!讓你胸大屁屁翹、中間一段小蠻腰,活該!你自己小心點吧!”

            班會很快就結束,宋薇打算陪我去辦公室干活兒,可是臨時被學生會的人叫走,結果還是我自己去。

            辦公室里居然只有他一個人,其他的老師都沒回來,他這么早就結束班會,難道是別有用心?

            他叫我坐在他電腦前整理學生通訊錄,然后緊貼著我時不時的彎腰靠近。

            我不是無知少女了,兩年前那個陰人就教會我兩性之間的關系是怎么回事。

            我站起來說道:“看來老師你不打算讓我專心干活,我先走了,你找別的同學做吧?!?/p>

            他突然扯著我的胳膊,壞笑道:“慕小喬,我觀察你很久了,還以為你是什么純潔女孩了,看看,你這一身的痕跡,昨晚做得多激烈???”

            他伸手猛地一扯,我的T恤被扯到肩頭。

            鎖骨、胸口、甚至胸部上緣都有青紫的痕跡。

            那不是吻痕,那是他用力捏我留下的淡淡紅印和淤青。

            “……看你這樣子!大胸翹臀,就他媽是個浪貨!這是玩SM了吧?很激烈??!”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整個人貼了上來——

          ↓↓未刪節版內容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搶先看!


          發表
          a片在线观看
            <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