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

          談星云,你心中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1-10-31 07:08:30

          1

          漆黑的夜空沒有一點星光,仿佛一塊巨大的帷幕,隨時都有可能傾倒下來,空氣中帶著一絲沉悶的氣息。
            一抹削瘦的身影靈活地從敞開的落地窗外跳入,那個人似乎很熟悉這個書房的構造,在原地停留幾秒后,待沒有感受到其他動靜以后,便輕手輕腳往書桌的方向走去。
            談星云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后,才下定決心來容承譯的書房探查一番的,所幸巡邏的傭人只在書房外面游走,觀察了半個小時,談星云快速找到漏洞遣了進來。
            黑暗的書房里面伸手不見五指,談星云憑著記憶摸索到書桌前,并且開始快速翻找起來。
            其實談星云也不確定她今天晚上能找到有用的東西,只是來試試運氣罷了。
            找了半晌無果,談星云從衣兜里拿出小型手電筒,剛要打開就忽然感覺整間書房都亮了起來。
            明亮的燈光瞬間填滿了整個房間,昏黃色的燈光甚至在空氣中渲染出一圈圈金黃色的光暈。
            談星云不動聲色將手電筒放回兜里,瞇縫著眼睛把目光投向坐在沙發上傾長的人影。在這個時刻,能夠光明正大坐在書房里的人,也就只有這里的主人容承譯了。
            “談小姐是在尋找什么東西嗎?如果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請盡管開口?!比莩凶g嘴角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修長的雙腿交疊,此時他只穿著一件款式簡單的白襯衫,袖口微微卷起,露出性感白皙的手腕,纖長的手指端著一杯紅酒。
            他怎么會在這里?
            不對,更重要的是容承譯似乎知道談星云今天晚上會過來,所以才來一個守株待兔。
            談星云掀起一邊唇角冷笑,暗地里把剛才拉開的抽屜又放了回去,表情輕松自在,一點也沒有被容承譯當場抓包后的尷尬。
            “不用了,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才行,謝謝容先生的好意?!闭勑窃普f著便準備離開了,“這么晚了,我也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晚安?!?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小姐?!比莩凶g突然叫住已經走到書房門前的談星云,頗為神秘地說道,“你確定你那件事情僅憑你能做嗎?與其每天想方設法進入我書房偷取資料,不如直接告訴我,你想要的是什么,或者我能夠幫上忙?!?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我想要你的家族譜,記載了事情的家族譜?!闭勑窃评洳欢≌f道,若不是她那表情一本正經的,容承譯還會以為她在開玩笑。
            聞言容承譯有那么一瞬間的征愣,隨即站起身向站在門口的談星云走過去,那雙琥珀色的眼眸似乎流淌著晶瑩的光澤。
            即使他此時雙目失明,也能夠根據聲音準確判斷出談星云所在的位置。
            “如果也能幫你呢?”
            這下輪到談星云愣住了。
            很快在談星云詫異的表情中,容承譯又接著說道:“不過我有一個要求?!?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冷笑,她就知道容承譯這只狐貍怎么可能免費幫她?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般看似占便宜的東西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你說?!闭勑窃频?。
            容承譯靜默了半晌,突然拉住談星云的手臂猛然將她帶入自己的懷中,并緊緊摟住談星云的腰部。
            猝不及防的談星云被容承譯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表情中有些詫異,身體條件反射性的甩手準備將容承譯擒拿住,卻沒有想到被發現了她意圖的容承譯偏身避了過去。
            緊接著在談星云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被容承譯摟在懷中,談星云心中詫異容承譯在看不見的情況下都能猜出她的動作走向。
            “談小姐,你太輕敵了?!倍呿懫鹑莩凶g略顯曖昧的聲音,他說話時呵出的熱氣噴在談星云耳邊,使得談星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此時只感覺頭皮發麻。
            “放開?!闭勑窃茀柭暤?。
            “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讓你大晚上不惜冒著被我發現的危險,闖入我的書房呢?”容承譯絲毫不顧及談星云的怒氣,反而調笑著說,“如果你告訴我原因了,我可以考慮幫助你?!?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停止了掙扎,看向容承譯的眸光發冷,嘴角暈染開一抹似有似無的笑容。
            “容先生不是已經把我的資料調查得一清二楚了嗎?居然連這個都不知道?!?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我是不知道你潛入我書房的原因,但是我清楚,我對你很感興趣?!?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談星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容承譯突然落下的唇全部吞沒其中。
            談星云處于燈光之下,眼睛被金黃色的強烈光芒刺得無法睜開,身體也被容承譯牢牢禁錮著根本沒有掙扎的空間。
            很快談星云就感覺到容承譯火熱的舌頭鉆入她的口腔,用瘋狂的力道在里面翻攪和探索,與她柔軟的舌頭緊緊交纏。
            掙扎之中,血腥味在兩個人的口中暈染開來,談星云甚至覺得嘴巴已被容承譯咬破,只是那些血都被容承譯舔了去。
            容承譯一只手擒住談星云的下巴,迫使她無法撇開頭避過那強烈的吻,與此同時另一只大掌悄無聲息探入她的衣內,眨眼間那冰涼的指尖就已經觸碰到了她的腰間。
            被容承譯這個動作嚇到的談星云一把勁兒推開容承譯,下意識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容承譯的臉上,安靜的書房里只有清脆的巴掌聲響,談星云手上有著火辣辣的疼痛。
            兩個人沉默了良久,談星云咬牙切齒甩下一句“流氓”便直接離開了書房。
            剩下容承譯一個人留在寂靜的書房里,一動不動站在原地宛若一尊塑像。不多時他終于有了些許動作,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抬眸看向已經換上的房門。
            很好,談星云。
            你心中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2

          三個月前蘇格蘭赫布里底群島。希爾芙莊園。
            湛藍的天空下,一架直升機在島嶼上空盤旋,緩緩朝莊園內的停機坪飛來。
            伴隨直升機螺旋槳的轟鳴,談星云眼神諱莫的透過機窗俯瞰,將整座希爾芙莊園盡收眼底。占地兩千余畝的莊園巍峨而恢宏,主建筑前一片開闊的碧綠草坪望之心曠神怡,一泓如鏡的湖泊被錯落有致的鋸齒紫羅蘭包圍,沿著起伏的草坡蔓延至遠方,令人悠然向往。
            “老大,快看,快看,那邊是不是斯嘉蒂酒莊?”談星云身旁高大帥氣的年輕人興奮的指著地面大聲嚷道。
            談星云收回目光,側首順他指的方向望去。希爾芙莊園外圍有一大片郁郁蔥蔥的橡樹林,林木掩映間,一座哥特式酒莊若隱若現。
            “斯嘉蒂酒莊專程請了波爾多的釀酒大師,產出的葡萄酒口感絕對一流,二位有興趣可以過去品嘗品嘗?!备弊衔餮b革履,模樣英挺干練的年輕男人轉頭笑著介紹。
            “一定去,一定去!”年輕人激動的大點其頭,“斯嘉蒂葡萄酒,從來只聞其名不見其影,不去嘗嘗簡直是暴殄天物!”
            談星云面無表情的睨眼男生,“祁展勻,需要我提醒你是來做什么的?”
            年輕人笑臉一僵,旋即垮下臉,哀怨的瞅著談星云,“老大,好不容易能到傳說中的希爾芙莊園來,就不能讓我激動一下?”
            談星云沒有置聲,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
            祁展勻頓時一縮腦袋,委屈的縮回位置,一幅小媳婦樣,但配著他英朗的五官和健碩的身材,實在令人忍俊不禁。
            前座的男人見狀,忙打圓場:“工作歸工作,適當的放松也是有必要的。莊園周圍的風景也很不錯,二位閑暇時四處看看,肯定會喜歡的?!?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祁展勻探過腦袋,一臉好奇的道:“易助理,聽說希爾芙莊園是容先生為他的心上人建造的,是不是真的?
            易琰失笑:“希爾芙是容老夫人的名字,容先生和老夫人感情很好,老夫人過世后,先生便買了這座島,在上面建了這座莊園?!?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居然是這樣?!逼钫箘蛞荒槺或_的表情,被談星云冷睇眼后趕緊收好表情。他朝外面張望了下,“這座島雖然隱蔽,但要找到也不太難。容先生已經被襲擊了好幾次,留在這里可不怎么安全!”
            易琰神色微凝,目光落在神色冷淡的談星云臉上,慎重的道:“所以這次才會請VN來保護容先生?!?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側首看他一眼,淡聲道:“我們既接了任務,自然會盡全力?!?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就是,交給我們VN,肯定將容先生保護的滴水不漏!”祁展勻使勁一拍胸脯,大打保票。
            直升機平穩的在停機坪降落。下機前,談星云瞇眼瞅見一名典型英式管家裝扮的灰發中年男人帶著四名仆傭等候在不遠處。
            “談小姐,祁先生,歡迎來到希爾芙莊園,我是莊園管家安德魯科莫?!币幌轮鄙龣C,灰發男人便迎了上來,紳士的向談星云和祁展勻微微欠身,一口地道的倫敦腔貴族范十足。
            “您好?!闭勑窃粕裆?,卻不失禮貌的頷首致意。
            “房間已經準備好了,二位旅途勞頓,不如先休息一下?!卑驳卖斘⑿χ嶙h。
            “不知容先生現在有沒有時間?”談星云淡聲道,“有些問題我需要與容先生確認?!?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先生這個時間正在騎馬,可能一個小時后才有時間?!卑驳卖斠参刺氯?。
            談星云眸光微閃,祁展勻一臉驚奇的壓低聲道:“不是說是個瞎子嗎,居然還能騎馬?”
            “能否去馬場看看?”談星云直視安德魯,沒理會祁展勻。這小子以為說中文眼前的英格蘭佬就聽不懂了?
            安德魯科莫,兩任歐洲皇室管家,精通五國語言,同時也是資深的漢學家。
            “自然可以?!卑驳卖斝σ馕醋?,只是頗有些意味深長的瞥了眼祁展勻。
            談星云和祁展勻上了一旁停著的GolfCarts,四名仆傭則訓練有素的將直升機上的幾只重量不輕的銀白色手提箱搬到了另一輛車上,而易琰并未跟上他們。
            十五分鐘后,車停在了占地近百畝的跑馬場外。談星云抬眼便見橢圓形的賽道上,一個身形挺拔修長的男人正騎著馬,因相距甚遠,無法看清男人的相貌,卻能看出男人的騎術相當精湛。
            安德魯將二人請到二樓休息室,明亮的落地窗將馬場一覽無余。
            “科莫先生,那、那是容先生?”祁展勻一臉震驚的指著在跑道上風馳電掣的男人,“不是說容先生瞎、呃,眼睛受傷看不見嗎?”
            安德魯微微欠身,笑道:“先生七歲時便開始騎馬,雖然后來因為意外視力受損,但多年的習慣與經驗并未喪失?!?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祁展勻還要說話,談星云已蹙眉打斷了他:“做事!”
            “喔!”祁展勻縮起脖子答了聲,從隨身的背包里取出筆記本電腦和一臺小型攝像機,熟練且快速的連接好后,扭扭脖子,一改先前的吵鬧,表情嚴肅的在鍵盤上敲打起來。
            “請問這是要做什么?”安德魯略略疑惑的看向談星云。
            談星云淡淡道:“抓取動態影像建立生譜波,用來完善容先生個人防御安全庫?!?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祁展勻補充道:“我們VN有自己研發的衛星生譜定位儀,只要將容先生的生譜波錄入進去,就算容先生鉆進黑洞里,我們也能在一分鐘內找到他?!?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安德魯表情微妙的變化了下,卻也未再多問。
            談星云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垂眸盯著跑道上的男人。烏黑的眼睫在她臉上投落一片陰影,掩住了她的眸光,也掩住了她眸底涌動的徹骨寒意。
            一個小時后。
            一名男仆走進了休息室,在安德魯身邊低聲言語了幾句。隨后,安德魯走到站在祁展勻身后盯著電腦的談星云身邊,禮貌的輕聲說道:“談小姐,先生請您到樓上談話?!?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聞言下意識的望向跑道,幾名工作人員正在清掃跑道,卻已不見那個男人的身影。她點點頭,也沒打擾仍在認真干活的祁展勻,跟著安德魯走了出去。
            上了三樓,安德魯在盡頭的房間外駐足,輕重有度的叩響厚重的門扉,里面傳來一記如紅酒般濃醇誘人的男人聲音,“進來?!?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安德魯推開門,側身請談星云進去,待她進去后便退開一步闔上了門。
            一進房間,談星云迎目便看見整整一墻的超大液晶屏,屏幕里正在播放全球各大馬賽。而此時屋中并沒有人。
            “五年前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于斯坦克林警察學院,次年加入法國昂奈安全公司,完美完成十五次A級任務和兩次S級任務,兩年前創立VN安全公司……談小姐,你的履歷很豐富?!?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誘人的男聲驀然響起,談星云霍地轉身,眸光驟然一縮。
            原木酒柜前,閑適的倚著個年輕男人。
            男人一手搭在吧臺上,一手端著酒杯,手工制的的白色絲質襯衫敞開兩顆扣子,一腳挺直,一腳稍曲,貼身的黑色馬褲勾勒出腿部優美的線條,及膝高的馬靴锃黑烏亮,渾身上下透著矜貴雅致的魅力。
            他的面容極其俊美,修長的墨眉下是一雙幽藍深邃的眼眸,襯著窗外照耀進來的陽光,泛出令人迷醉的光澤。當被這樣一雙眼眸凝視時,仿佛被穿透了靈魂。讓人全然看不出,他其實什么也看不見!
            只這一眼,談星云已確定了他的身份——希爾芙莊園的主人,容氏集團繼承人容承繹!

          3

          談星云壓下眼底洶涌的情緒,淡聲道:“看來無需我再自我介紹?!?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容承繹優美的唇輕輕揚起,準確的指了指壁爐前的沙發,“請坐?!?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頓了下,走到沙發前坐下。
            “紅茶?咖啡?”容承繹放下酒杯,拿起手邊一副精致的黑框眼鏡戴上,走至了吧臺后。
            “水。謝謝?!闭勑窃频哪抗庠诤诳蜓坨R上停留了幾秒。
            “仿生眼鏡,附加熱感芯片?!比莩欣[晃若知道她在看什么,動作流暢自然的沏了杯蘇打水,步伐優容的走至沙發前,將水杯放在了茶幾上,繼而在談她對面落坐,動作無一絲停滯,“有些場合,看不見會讓人頗為困擾,比如說為女士服務?!?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沒有接話,表情冷然的直接切入正題:“據我們調查,現在有五支雇傭軍團接了暗殺容先生的任務?!?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容承繹掌心虛握,姿態優雅的支著側臉,幽深的眼眸含笑面對著她,“不錯?!?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直視他的眼,“恕我直言,容先生眼下的處境十分危險,我建議容先生暫時不要離開這座島?!?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容承繹嘆了口氣,“雖然這里頗為隱蔽,但并不能保證無法被找到,島上沒有防御,屆時坐困島上,難道不是更危險?”
            “我們會在島上安裝IA系統,讓這座島在全球衛星監控眼中消失。同時,我們會全力找出幕后指使人,一勞永逸?!闭勑窃铺Я颂а?,“而鑒于任務的難度,傭金我要求上加百分之三十?!?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容承繹眉角輕挑,“VN有辦法找到幕后指使人?”
            “是?!闭勑窃普Z調無波無瀾,卻透著肯定。
            容承繹勾了勾唇,“談小姐應該知道,在你們之前,有兩家全球排名前十的安全公司負責我的安全,結果我被炸毀了一艘游艇和三棟別墅,而VN,成立不過兩年……”
            “實力并非靠成立時間的長短來論斷?!闭勑窃普Z氣強硬,“如果沒有實力,VN不會主動接下此事。況且,容先生若是對我們沒有信心,又何必同意我們前來一試?”
            “說的有理?!比莩欣[似笑非笑。
            “那么,容先生是否還有其他質疑?”談星云直視容承繹。
            “沒有?!比莩欣[含笑搖首。
            “接下來三天,我的搭擋會負責島上的安全防御布置,而我將負責保護容先生的安全。容先生可有問題?”
            “談小姐朋友很少?!比莩欣[忽然道。
            談星云眼神微冷,“容先生什么意思?”
            容承繹鏡片下的眼眸帶著清淺的笑意,“強勢、孤僻又不茍言笑的女人,很難想象會有許多朋友?!?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站起身,冷冷俯視容承繹:“容先生,明天我會開始負責你的安全,今天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先告辭了?!?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容承繹笑意未斂,做了個請的手勢。談星云提步出了休息室,沒再看他一眼。
            容承繹“看”著她瘦削的背影,輕笑出了聲:“果然不是個可愛的女人呢!”
            明天開始?今天他的安全便不歸她負責了,是么?
            談星云離開房間,就見安德魯等候在外,見到她便笑道:“談小姐要回房間休息嗎?”
            “嗯?!闭勑窃泣c點頭,隨安德魯朝樓下走去,“我需要一份容先生的行程表,以及這座島的地圖,還有島上包括莊園內的人員資料?!?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好的,相關資料準備好后,會送到您的房間?!卑驳卖數皿w的應道。
            樓下大廳,祁展勻正笑得格外燦爛的同一個騎裝美女聊天,忘乎所以得直到談星云走到面前才發現。
            一見談星云,祁展勻登時閉了嘴,悄悄挪開美女身邊,訕訕的摸摸鼻子,“那個啥,老大,我只是等的太無聊,就找人隨便聊聊天,麗娜是馬場的工作人員,她挺會聊的……”
            祁展勻有些心虛的解釋著,而騎裝美女在安德魯的示意下離開,走前還沖祁展勻拋了個飛吻。祁展勻連忙瞅向談星云,卻發現她依舊是萬年不變的面無表情,仿佛沒看見似的,心里不由有些不是滋味。
            兩人跟著安德魯離開跑馬場,坐車到了恢宏的主建筑前。
            談星云目不斜移的跟著安德魯,祁展勻則跟在后面好奇的左顧右看,嘴里驚嘆連連。

          4

          安德魯將兩人引至二樓,推開一扇紅木門,對談星云微笑道:“談小姐,這是您的房間,如果您覺得不喜歡,我會再為您安排?!?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談星云掃眼布置得格外典雅精致的房間,眉心微蹙,“這是容先生的意思?”
            不啻于七星級的豪華套房,難不成容承繹對請的保鏢都如此禮遇?她覷眼安德魯,這位管家對他們的態度也有些過于客氣恭敬了。
            “是的?!卑驳卖敾卮?。
            談星云沉了沉眼,掩下幾分疑慮。那邊祁展勻卻未覺得不妥,既羨慕又期待的叫道:“我住哪?”
            安德魯推開對面的房間,笑道:“這是您的房間?!?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祁展勻沖了進去,不多時,房間里傳出他驚喜的大呼小叫聲。
            “那么,二位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告訴我。晚餐時間我會讓人通知二位,請好好休息?!卑驳卖斝θ輼藴实那妨饲飞?。
            送走安德魯,談星云徑自進了房間,關上了門。
            她緩緩環視整個房間。房間約百平,除了臥室、衣帽間和浴室,還有個小客廳,甚至還有個放滿書籍的小書房,一應十分齊備。小客廳的茶幾上,擺放著數種精致的點心,以及一壺香氣騰騰的紅茶,皆是依照她資料上填寫的喜好安排的,簡直不能再貼心了。
            她仔細的在房間內檢查,果然在床腳發現了一枚鈕扣型監聽器。她眸光一寒,捏著監聽器冷冷一笑。
            果然,容承繹對他們并非完全放心。
            她將監聽器重新粘回床腳,從行李箱里取出一只小型密碼箱,解鎖后從內拿出一只指甲大小的防監聽器,直接貼在監聽器旁邊。
            做完這些,她起身走到了露臺上。望著遠處的景致,她臉上一片冰冷。
            她從口袋里拿出一張折疊的泛黃報紙。展開來看,巴掌大的報紙上標題醒目:談氏集團董事長談柏霆跳樓身亡,是畏罪自殺還是另有陰謀?
            標題下是一張模糊不清的照片,照片里一個男人倒在血泊中,現場慘不忍睹。
            她指尖輕撫過照片中的男人,低聲喃喃:“爸,我一定會查清當年的真相,容家,容盛源,容承繹……害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由于篇幅有限,精彩內容點擊下方閱讀全文繼續閱讀

          發表
          a片在线观看
            <table id="lk0ex"><option id="lk0ex"></option></table>

                1. <acronym id="lk0ex"><label id="lk0ex"></label></acronym>
                2. <bdo id="lk0ex"><span id="lk0ex"></span></bdo>